生命的意义:花更多时间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 by 李开复

我的最后一个建议:追随我心。

谈了这么多严肃的技术话题,我接下来要说的观点可能在这儿听起来有些不恰当,但却是我的肺腑之言。

4年前,我被诊断患上淋巴癌第四期,当时我面对的无情事实:我的生命可能就只剩下短短几个月。

在那段前路未卜的时间,我对生命的意义深思良多。我意识到我所有的成就,包括在等待30多年后终于来到的人工智能时代,对我来说其实毫无意义。我意识到我过去所追求的科技、产品、投资、事业,我重视各种事情的优先级完全本末倒置。我忽视了我的家庭,我父亲去世了,我母亲已几乎不认得我,我的孩子们也不知不觉都长大了。

在治疗期间,我读了布朗妮·维尔(Bronnie Ware)的一本书,书中记录了临终病人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情。作者提到,没有一个人会为当年不够认真工作、不够努力加班、或财产积攒不足而后悔。人们临终时最最盼望的,是希望能再有机会花更多时间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

幸运的是,目前我的病情已缓解稳定,所以今天我才能来到哥大和你们在一起。如今,我会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我把家搬到了离我母亲更近的住处,无论出差还是单纯出游,我都会尽量和我妻子一起出行。孩子们回家时,我会从工作中抽出两三周、而不是仅是两三天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我同时还花更多的时间来认识新朋友,我会用周末时间与好朋友出游,我带领公司员工去硅谷度了一周的假期——硅谷对他们来说犹如圣地一般,我约见社群平台上向我提问的年轻人,我联系多年前我曾经冒犯过的人,请求他们的谅解。我写了一本书并拍摄纪录片,分享我与死神擦肩而过所学到的一切。

这段直面死亡的经历不仅改变了我的人生和价值观,还让我更清晰认识到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真正意义。

埃隆·马斯克和史蒂芬·霍金已经给出了他们的观点,他们认为机器将全面取代人类,而人类能仅存的选择:要么控制AI,要么成为AI。这段直面死亡的经历,让我想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提出另一版结局。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凭借精准的决策和产出,在很多分析型工作上已经或必将超过人类。但人类并不是因为会做这些工作而成为人类,我们之所以为人类,是因为我们拥有爱的能力。

当我们看见初生的婴儿,当我们一见钟情陷入爱河,当朋友贴近倾听我们分享经历,当我们通过帮助别人而实现自我……人类的爱就在那里。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目前还远远不够充分理解人类的“内心”,更不要说复制它了。我们知道,爱和被爱的能力是人类所独有的,我们渴望爱和被爱,这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所在。

带着这个信念,我们就会知道应该接下来该怎么做。首先我们应认可并感恩我们被爱的事实,我们可以回馈他人的爱,甚至加入更多的爱。最终达到爱的最高境界:不断将爱传递下去,不求回报地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