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焦虑

事件:

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因心梗离世,生前曾坦诚很焦虑。

2004年11月24日,中国企业界的风云人物、“胆大包天”的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因患肠癌在上海逝世,年仅38岁;2004年,热心于慈善事业、信奉”工作是使命感,也是享受”的台湾英业达副董事长温世仁尽管身体堪忧却仍勤于工作,最终因脑中风突然去世,年仅50多岁;54岁的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曾因心脏骤停在跑步机上突然辞世……

70后张锐的突然离世并不是孤例,而是一个现象,反映出中国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在精神和体力上普遍的过劳状态。近些年来,众多互联网创业者的过早离世也引发了不少人对于互联网创业人士健康问题的关注和深思。

然而,企业家真实的生活状况是否真的像他们表面所展现的那样光鲜?有调查表明,中国企业家和创业者一般每天要工作14个小时左右。他们忘我地投身于事业之中,在成就个人辉煌的同时,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

就像我之前说的,这里面有个创业的意识形态的问题,容易误导人。意识形态会导致人不理会损害,比如即使知道参军打阿富汗可能会伤残,但我觉得这是荣耀的,我就要去,比如知道抽烟有害健康,但是我快乐呀,为什么不能抽呢,大家都抽。。。创业也是,在这个时代,是每个有野心的男生的最高理想,已经不仅是钱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无法预见创业的痛苦。就好像第一次学骑车的时候,看别人骑觉得就那么回事,但是没有亲自做过,还真的就不理解是怎么回事。。。可是真做了的时候,把战友们从大公司里忽悠出来,把钱从投资人口袋里忽悠出来,骑虎难下,没有输这个选项,不得不死活往下做,很容易就忘了把身体放在第一位。

大部分时间还是焦虑的,刺激的时间很短暂,尤其对创业来说。这种焦虑是外人看不见的,不能让别人看见的。

我发现自己也会焦虑,经常性的不太重的对未来的焦虑不安感。我觉得不太对劲,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感觉是某个世界观或者心智模型,有需要提高的地方。生活不应该是积极向上,满足进步的野心,同时很少负面情绪,同时身体健康的吗。


江南愤青:

春雨医生创始人去世,让我也感到很震惊,跟他在几个群里都有交集,但是不太说话,偶尔一次线下聚会,看到他很疲惫,我跟他说,别那么辛苦,创业是持久战,她说如果最早只是兴趣爱好想做点事情的话,现在其实已经是一种责任,那么多人给了那么多的钱,让他无时不刻感到一种压力。

他每天都在想如何让产品更好,解决更多的问题,经常性焦虑,我说真没必要。创业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为了创业把生活弄得很辛苦真没必要。后来他自己也提到上市更多是资本需求,而非他自己,上市对他这个创业者来说更多是还债而已,这种压力下前行,日子的确很难舒心。

人生吧,我一直觉得最大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任何时候能不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这种自由弥足珍贵。为了获得这种自由。这些年来,我一直尽量做到不拿别人的钱做投资,不超越自己的能力做事情,有一次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让他们公司出资6000万做我lp,我说不要,因为我不知道能不能赚钱,现在市场一塌糊涂,我自己的钱都赚不到钱,我哪里有这个能力给别人赚钱呢?还不如真有什么好项目,一起投得了,亏了一起亏,赚了一起赚,大家互相没有压力,没有愧疚。如果真要投资那就把金额降低到全部亏光了,也能接受的额度,这些年我学会最大的本事就是降低所有人对我的期望值,凡是对我有压力期待的,我就干脆不碰。我不想过那种生活被别人绑架的生活,我大钱没有,小钱总还是有一些的,或许失去了很多机会但是我收获的是没有压力的自由。

前段时间我说过,人的一生,太多的痛苦都是来自于内在的欲望跟自己的能力不匹配,现在还得加一条,自己的能力匹配不上别人的期望的时候,也是一种痛苦,尤其对于责任心很强的人来说。尽量把自己想的卑微一点,垃圾一点,傻逼一点,然后也学着别把什么责任都扛到自己身上,世界上许多事情,你没你想的那么重要,离开你世界一样转,能这么想,其实都会幸福很多。

这些年,我见过很多创业者,确切说,责任心很强的创业者,自我驱动力特别强,但是往往活的特别辛苦,成功很多时候随机偶然不可测,不是勤奋努力焦虑就是一定好结果,所以。保持健康乐观的心态可能更重要吧。大家且行且珍惜,张锐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