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焱:谈创业方法论

1

保持一颗好奇心

从1994年踏入投资这一行,到今天已经是22年了,但是我每天仍然乐此不疲。

我记得一个记者问我,他说:“阎总,今天这么大年纪了,也很有钱了,为什么每天看到你都是这么兴冲冲、兴高采烈的?”

我就跟他讲:“我们这个职业,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都是新的一天开始,我每一天都能接触到新的知识、新的面孔。”我想对于每一个人来讲,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最可怕的事情就是重复劳作,生活最可怕的就是乏味。

所以我建议年轻人永远不要去做乏味的事情。我之前做过农民、工人、政府官员、学者、运动员、金融投资人。这些角色做下来之后,我有一个很大的感悟,就是你对于生活要永远保持一颗好奇心,永远不要满足于乏味的生活。

人的衰老,不是从你的身体开始的,人的衰老,首先是从你的思想开始的!当你每天习惯已定的生活的时候,当你每天觉得不敢再去外面尝试新鲜东西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衰老了。所以,我觉得在人生中,无论你未来的梦想是做什么,永远都要保持一颗对生活年轻的心。

2

别给人生留遗憾

我们讲成功的定义,并不是说你一定要当总理,你一定要当部长,或者说,你一定要做第二个马云,我觉得成功可能对于每一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但是我想成功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你能够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1979年我想考文科,那时候特别想去北大,但是我学航空的,去北大做什么。后来听说有个叫社会学,而且1984年那年北大全国招四个人,我问这社会学是干什么的,大家就说这个社会学就是研究社会、管理社会的。

我一想,管理社会这是谁啊?肯定是总理——国家总理,而且它只招四个人,那这个专业出来干吗?这不就是当总理吗?总理当不了,至少也弄个副总理干干!所以就去考了这个专业。

当时考的时候很多同学都说你这是梦想,是胡扯,因为你一个学航空学飞机设计的,去考社会学,你啥都不懂啊!但是我当时觉得,如果我现在不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等到我两鬓染霜的时候,我一定会后悔。

我觉得人生最可怕的事儿,就是你年纪大了以后后悔,所以我就去做。我说大不了考不上,没什么,考不上不就别人说几句嘛,那有啥了不起的,反正我这人脸皮厚。考不上,至少我敢考,结果没想到考上了。

现在回想起来,尽管我高中没上,但是如果我那时候选择不考的话,今天我很可能还在农村里,当一个养牛的大叔;如果我当时在毕业以后学了航空,没有考虑去考北大,那我今天可能还是一个工程师。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今天是有多么的成功,也不是说所有人都要跟我一样,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要在生命的关键步骤中勇敢地去做出选择。如果你不去做出尝试,你永远不会成功,尽管你尝试了以后,也未必能够成功,但至少你尝试过

3
技术不能太领先

现在大概一年里,我们整个基金要看一千多个项目,所以如果十年下来,就是一万多个项目,二十年就是两万多个项目。在这些项目中,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用巴菲特的话讲,我们都想找到一个成功的充分条件,我找了二十年,巴菲特找了六十多年,都没有找到一个成功的充分条件。

关于创业,比较学术的表达是,创业者发现机遇并转变成商业价值的过程。

那创业者在这过程中需要哪些重要因素呢?

第一是眼光,领先大众发现创业机会;第二是执行能力,一个好的创业者必须既有思维能力又有执行能力;第三是组织能力,创业不是一个人的事,想成功,要有非常好的组织能力。

一定要记住,创业不等于创新,创新也不等于创造商业价值,比如很多先进的学术理论或科学技术在商业上却败得一塌糊涂。索尼当年的betamax是一款基于新技术的产品,不但小巧,而且画质更好,但没想到会败给对手。IBM早年推出的OS系统在技术上也曾经是无比领先,但今天几乎没人知道了。

对中国的创业者而言,这些教训都是非常重要的,你在技术上的领先不要太靠前,否则一定会以失败而告终。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是瀛海威,但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成为历史了。所以当我们在考虑一个技术或产品先进性时,一定要结合现有市场的兼容性,最好的情况是领先市场一步,甚至半步就非常好了。

4

为何创业成功率很低?

从全球看,创业的成功率都是低于1%的

2007年我们投了58同城150万美金,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58的钱花光了,姚劲波找我帮帮他,我们开会后决定再投300万美金,结果58活下来了,我真没想到这个公司能做到过百亿美金的市值。

企业的成功往往需要7到8年甚至更长时间,今天大家看到阿里这么辉煌,但你可知道阿里曾经很长时间一分钱都没挣到,非常难。为了帮马云融资,孙正义从日本拉来6个投资人,叫上我陪同,去杭州听马云的融资计划,投资人说只给马云两小时。

当时马云将会面安排在一条游船上,当时是12月啊,上了船就别想喝水、抽烟、上厕所,只能又冷又饿僵坐着听马云忽悠。

当时的阿里都发不出工资了,但马云还是讲得吐沫横飞,说有一天会让世上没有难做的生意,马云讲话有这么个特点,他忽悠别人的东西,他自己首先就坚信了,而且日后真能变成现实。但现在很多企业家在上面演说的时候是一样,下来又是一样,自己讲的东西都不信。

还有一个例子是雷士照明,当年和我们有一些分歧。真实的情况是什么?为了个人利益,吴长江(投资人说注:吴长江是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的总裁)挪用了公司6亿资金。现在有也些人打着民族的旗帜,暗地里做着不可告人的事,人生最可恶的品质就是装,千万别虚伪

创业者成功以后,媒体往往把他和投资人描述得特别牛逼,其实背后的艰辛超乎想象,绝大多数创业者死在了创业的路上。为什么创业成功那么难?这非常像一个数学定理,你要想成功,必须在很漫长的时间里在所有重要的商业决策上都不能犯错误。你只要犯了一次错误,就有可能把企业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5

成功企业的特质

管理大师熊彼特曾提出过企业家精神,包括首创精神、成功欲、冒险精神、以苦为乐、精明理智、事业心等等。如果一个人仅仅是为了赚钱,或者因为女朋友被富二代抢走而赌气去创业,通常这个企业不会做得很大。所以胸怀和超越精神也很重要,创业需要超越自身利益之上去看问题。虽然创业是好事,现在政府也在支持,但最好不要搞成运动,搞运动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我们这些年对成功的企业做了一些总结,现在跟你分享一下。

第一就是巴菲特曾经讲过的,长长的雪道。意思就是你的目标市场一定要足够大。江南春的分众模式做得很成功,不少人想拷贝,比如在理发店或者厕所里装上屏幕,让你可以看我的广告,但这实际上是非常小的而且是假定的市场。

第二是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30年前我去农村插稻,一亩地能打80斤稻子,现在可以打1000多斤,过去手工做鞋,一个人一星期最多做5、6双,现在一条流水线一年可以做几十万双。互联网年代,网游是一种特别典型的互联网产品,如果你的用户低于20万人,你得烧钱,如果超过20万、200万,边际成本会就降低,肯定能赚钱。

今天互联网公司估值为什么那么高,因为估值方式比传统模式要好很多。每天超过5亿人在用微信,这是什么概念?比整个欧洲人口还多。

第三是清晰的盈利模式。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创业者20分钟讲完了,我问他怎么赚钱?他觉得奇怪,说我们是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是烧钱的。如果你做一个企业,你都不知道怎么赚钱,这是有问题的。阿里早期发不出工资的时候,我们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它,因为我们知道它的盈利模式没问题,只是需要时间成长。创业不是做慈善,一定要盈利。

第四是制度化管理。为什么进入世界500强的民营企业凤毛麟角?因为我们的制度化管理是不够的。

第五,创业有一个大忌,那就是什么都想做,其实创业一定要是专注的。尤其是在早期,没有专注是不会有成功的,你还要记住现金为王,不是你兜里有多少现金,而是对于现金流的把握。

第六是商机。刚才我讲了,你的技术或产品不要太领先于这个社会,最好是利用那些天然存在的需求,比如BAT为什么做这么大,百度是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有信息查询的需求,而且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期,阿里巴巴是基于电商解决人类最基本的购物需求,腾讯则是抓住了人类交流和展示自我的需求,因此他们都成为了所在行业的大佬。

6

我有一个感悟

我们过去犯过一个很大的错误,2000到2002年,我们在中国投了一大批企业,然后从美国空降过去一大堆CEO、COO、CFO等等,结果企业几乎全死掉了。我们花了那么多钱买回一个教训:企业一定要有自己的leader,强行嫁接外来的会非常难,好的领袖非常关键

那成为领袖有没有共性的东西?

哈佛大学做了长达十年的跟踪研究后发现,成为领袖的人首先的一个共性是同理心,或者叫移情。中文有一个词与之有点类似,叫做换位思考,但说得不全面。同理心是指你不仅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还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去做出决策。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看到很多反面,一个领导完全听不懂员工说什么,员工那个着急啊,心想,这哥们儿怎么能当上领导?这种情况很多。

第二,一个好的领袖必须具备个人魅力。比如毛泽东,到今天中国很多人的家里,办公室或车里都放着毛泽东的照片。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叫《美丽心灵》,影片中男主角的原型是约翰·纳什,他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我在普林斯顿读书时见过他许多次,老先生每天中午都会在校园散步,边走边思考,自己跟自己说话,不与任何人打交道。但只要他出现,所有人都会安静下来,包括平时调皮捣蛋的学生,大家都用崇拜敬仰的神情看着他,那是大家发自内心的对于学术和知识的尊重。

第三,是对细节的关注,很多时候决定成败的是细节。最后,一个好的领袖要兼具传教士与杀手气质。什么叫传教士?你忽悠别人的东西自己也相信,而且言出必行,否则就是亵渎你自己的理想。杀手呢?就是该出手时不迟疑。当年经济不景气时,通用电气要裁员20万,裁掉的这些人,可能家里就靠他一个人挣钱养家,你敢下这个手吗?杰克·韦尔奇就敢。

7

目前的创业环境

过去的中国,创业有两种模式。第一是0到1,第二种是1到N。0到1指的是创造历史上没有的产品和技术或者历史上没有的商业模式。1到N指的是用已有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以更低的成本和价格为用户提供产品和服务

在之前的20多年间,中国的创业主要是1到N的创业,也就是说中国的创业更多是拷贝。把别人已有的东西抄过来做,这个其实是为我们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真正的问题是,东西抄完后怎么办?

不久前,任正非在大会堂讲话时提到:现在的华为陷入了迷茫的状态。为什么?其实我是这样理解的:过去华为模仿过别人的移动技术、通讯技术,然而当抄完甚至比别人做的都好的时候是不知道路在何方的。因为你已经进入了无人区。

在过去的20年中,中国的创业模式是1到N,但今后的5年、10年甚至50年,中国最大的挑战和最有挑战的则是0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