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权谈资本和创业方向

Wed, 02 Dec 2015 03:21:46 GMT

大家上午好。今天来参加这样的一个活动,然后有这样的演讲,实际上是我蛮感慨的。今天是蛮感慨的,因为在今天的中国,全国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一方面是我们国家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中,经济结构在调整,整个在很多方面都在调整过程中出现的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说工业方面的压力,大家能够知道。煤、电、纺织,都非常非常大。还有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原来带来的一些问题等等,房地产方面带来的一些问题,结构方面的问题,都在不同程度的展现。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中国创新创业的大潮热浪,一直从南到北,汹涌风气,震撼着全国,感动着我们国家,甚至感动着世界。

1995年我在硅谷工作了几年,那时候看到那里就是一片创新创业的氛围,我当时非常的感慨。什么时候我的祖国,我的国家人民能够也有这样的创新氛围。但是现在就在我们面前,就在我们今天中国大地上到处都是创新创业的热流在涌动。

以至于在今天创新创业具有了更新的特别的含义,它具有着除了商业上的努力和探索之外,具有在今天中流砥柱,激浪前行,振奋全国民众的精神,给我们今天的经济形势以鼓舞,起到这样的作用。相当于在我们国家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创新创业的大潮,创新创业的从业人员们,实际上做的事情,承担着这个时期,这个民族,我们这个国家这个非常重大的前行奋进的使命。所以有时候说起来是蛮感慨的。

我今天被会议放邀请,希望能谈谈资本方面的事情,而且题目是资本是理性的。对,资本是理性的,因为资本是非常理性的,而我是不太理性的人,所以几年前我退出基金行业了。后来偶尔会做一点天使投资,最近又和一帮朋友们,不仅仅做了投资,而且把自己投进去,就是青普旅游公司,我和朋友们一起在重新创业,目前是这样的情况。

讲资本是理性的这个事情本身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实际上讲这件事情就需要有一个特别的意义,为什么。因为今天整个创新创业这样的大潮下,资本这块表现出来的一些现象,有些方面已经不是特别理性了。所以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应该跟大家分享我自己的观点,这里有投资者,有创业者,有渴望做投资和创业的人,也有创业投资企业领导。但是不管怎么样,大家知道在一个创业的大潮中,资本所起到的作用是不能忽视的。但是如果假如说在这个大潮中,如果是资本疯狂了,整个市场一定就会疯狂。所以资本在创新创业的大潮中,实际上除了寻找商业机会之外,在某种程度上具有这种导向、驾驭、理性引导的作用。

中国式依靠关系拿额度的投资不可取 投资需重视技术

大家注意到,我们国家由于我们投资的产品还是很有限的,所以全民这么多年形成的资金的积累,基本上会形成这种一窝蜂的东拥一下,西扑一下的局面。前些年房地产比较火爆,大量的资本都扑到房地产上面。后来国家对房地产进行整治,大家的资本又扑向了股市。这样的情况,在我们国家的整个资本领域一直是出现严重存在着的。

前几天有很多朋友给我打电话,大家知道奇虎360周总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两次投资他,第一次是3721的时候,后来做360我又投资人。所以业界有传说,说我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有很多人打电话,让我从周总这里面要360私有化过程中的投资额度,他们动用了几百亿资金的规模。整个的资本市场都扑上去,差不多有超过三大四倍的资金储备,都在抢这个投资机会。很多朋友都说让我帮着要一点额度,但是我都跟大家讲,实质上我认为这种靠关系,抢额度的投资,是没有技术含量的。我承认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但是我认为真正的投资实际上应该是有点技术含量的投资。最后成功才会让人觉得比较过瘾,才让人觉得很有价值,否则就是明显的抢钱行为,靠朋友的关系。所以多数都被我婉拒的,以至于有些朋友认为我是不近人情的人。

股权投资重未来 平均投资周期4-5年

资本不能这样不理性,资本应该是理性的。很简单,因为投资投的是未来。当然我这里讲的投资主要是指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因为我多年从事在风险投资这个领域,差不多将近20年的时间。所以我讲的投资主要是这个,至于说政府投资,一路一带,或者其他的政府决定的投资,或者其他方面的投资不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内,因为我也不是学者,我只是针对我熟悉的领域谈谈自己的观点,我谈的是风险投资。

这种股权投资从道理上来说,大家投的是未来。也就是说像我过去的投资案例,一般来说上市差不多平均下来是四年到五年。我做的最快的案例是框架传媒,一年多10几个公司合并,最后并到分众传媒,然后分众传媒的股价由于这样的合并迅速的增长,我们的投资回报非常高。以至于在我后来募集资本的时候,框架传媒的案例要在括号里表明。这个案例后来在哈佛的辅助教材里,大家阅读的教材里有这样的内容。当时只好标注一下,要求我们有这个回报,这是最快的。

其次是学大教育,好像也是海淀的企业,是相对比较快的,三年投资之后在美国的纽交所上市。大家一般都会谈到我过去的案例360,但360是投了五年,并且360并不是我投资回报最高的案例。

平均下来差不多四年到五年的时间,是在境外上市或者并购上市公司,在我个人的案例中,自己的例子来做的,有12个这样的公司,前后独立的上市,或者是卖给了境外的上市公司,并到上市公司里面实现了流通。我领导的团队的做的案例我就记不清楚有多少个上市的案例了。

也就是说资本投资要考虑的是未来几年的情况,几年之后会怎么样。所以最怕的,实际上大家也是常常都在做的,就是投资要投今天最热的,投资今天最热的。这实质上是违反投资的常识。我说这个投资,你要炒股买卖股票,说今天这个公司业绩回报刚刚公布,但是股权投资实质上是需要考虑几年之后。如果今天是非常火爆的,做投资的,或者学习做投资的,大家要非常警觉。因为一般今天火爆的,五六年之后,四五年之后一定会出问题,几乎成了铁律了。所以重要的问题资本要考虑到四五年之后,甚至更长远的时间会怎么样。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

投资要有前瞻性 考虑到未来政治、经济改革趋势

所谓的资本理性,主要发现在它要有前瞻性,而不是今天去人云亦云,今天去随众起哄。前一个时期我们看到今天非常火爆的人云亦云这个东西,一个新模式大家就开始抢,这都不是理性的行为。应该认真理性的去想未来会怎么样。那首先要考虑未来我们国家的经济形势和经济趋势会怎么样,甚至像中国政治和经济结合比较密切的国家,未来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方面的改革的走向,会是什么样的趋势,来判断你可能的产业的方向和企业的方向。

前段时间有朋友跟我讲要做养老地产,养老行业,说养老服务非常非常好,未来市场怎么大。我跟他说你一定要注意这件事情,我不是说不可以做,我说如果未来养老问题在中国是非常严峻的问题,或者说非常严重的问题的话,我们必须假设我们的政府会拿出很多的精力、财力、物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很可能今天你还认为是商业机会的东西,在养老领域,有可能在未来变成是政府出资的公共服务。

你可以设想,假如这个问题变成社会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样的话政府当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了。所以你们需要研究一下养老这块,到底哪些方面会可能成为未来政府的公共服务。假如未来会变成公共服务的话,那你今天把它当做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去干,到时候就把你打死了,因为政府免费提供的。我们的政府不可能面临未来严重的问题不行动,在上面无所作为不可能的。所以像这样趋势的考虑就要想好,会不会出现你今天觉得是未来挣钱的领域,但未来是政府给提供公共服务的领域,要注意这样的事情。

比如几年前我有一个朋友说,现在一个大的机会就是软件园,认为这是非常大的机会,他就针对这个搞了基金。回头我就说不可能全国有那么多的软件园,大家回头想想我们国家的软件园,现在回过头来看很多的软件园基本上都荒芜了,各个地方像大炼钢铁一样纷纷都上,我们国家的软件行业不可能这样分布的。但是在当时很火。我说的意思,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些好的事情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了。

所以做投资,你在驾驭着资本,要考虑的是未来的走向。也就是说如果你不能够想清楚未来五年、十年是什么样的情况,你今天就不要做了,尽力的去做投资。你说你自己没想清楚,但是你至少在努力去想。如果不是这样的,今天说这个东西很火,大家就把前段时间,人才IPO很火,有的人觉得如果不谈人才IPO,那基本上在思维上就落伍了。当时我认为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实质上非常简单,大家知道在资本投资的过程中,社会的监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这种监管或者是来自市场,或者是来自政府。那你把自己作价多少,你如果看好的话最后就出多少钱,把钱打到我账上,我如果携款逃跑呢?你说我不会的,这个资本的运作投资不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所以我当时比较严厉的指出,说这个不行,我甚至说走到这个程度是走火入魔了,就得罪了倡导人才IPO的人。很多事情,今天罗总说的非常对,在未来能不能走了。

投资要有研究和评估预测能力 资本要能判断未来

所以我说资本理性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资本本身想理性,是因为它的一些特点,它在几年之后寻求它的成长和退出,就必须要往前看,往前看当然是要靠理性的。我认为是这样的,国际上一些成功的大的投资机构都是有非常强的研究能力和未来的评估预测能力跟进的。如果不是这样,就全拍脑袋说我的商业感觉很好就做了,那这个可以,就像杀手,你偶尔搞了一个很漂亮的动作,最后你杀了警察。但如果你常年的去杀手的话,还是职业杀手好。不管怎么样,如果长期要做,还是要有专业的水准研究的能力,然后有这样前瞻性的考虑。这是第一个方面,资本的理性是因为他要判断未来。

所以我常常说,大家要注意,要多研究未来我们国家的感觉会向哪个方向走,我们政府管理的导向会向哪个方向走。我劝大家跟权利结合特别密集的领域,跟传统的国企、央企关系非常密切的领域,大家都要比较慎重。因为随着改革的深化,这些东西一定是逐渐会发生变化的。所以要判断自己所投资的领域和行业,自己的商业模式,未来会怎么样,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以至于我反复强调,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投资要把控好进入时间 未来20年不会产生BAT

另外一个,投资要理性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时间。有很多很多事情是和时间相关的,投资对时间的把控是非常重要的。我说时间的把控不是指你抢投资案子的速度,是指你的产业商业模式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时间。历史在前行的过程中,常常会忘记很多的风云人物。大家可能不记得,当年有一个8848,曾经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是领袖的企业,曾经是在中国一个时期被投资人抢着去投资的企业。也曾经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基本上完成了上市的全部准备,但是最后又上市没有成功,这个企业崩溃了。

这个企业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了。如果他的时间对的话,他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但他的时间就非常的不合适。假如说他能在往后五年,也许阿里巴巴会面临着一个另外一个竞争对手了。但非常遗憾的是,由于时间的不对,所以让人扼腕长叹,以至于只能变成过去的传说,甚至连传说都不能成为,只是被人遗忘的事情了。

在投资的时候要非常准确的来把握这个时机,这个时机是指一个商业模式,一个产业和一种商业机会。在什么样的时间进入最好,进早的话会带来很多的问题,今晚的话也会带来很大的问题,所以时间的把控就变得非常非常重要。

前段时间有媒体采访我的时候,我说在未来20年不容易产生BAT这样的企业,别人就说你是老头了,什么都敢说。我说这是我的一个判断,为什么?因为不同的时期早就不同的企业,成就不同的故事。互联网刚刚起来的这个过程,实质上才诞生了这样的几家,大家回头想想腾讯、百度,就包括后来的阿里巴巴,实际上他们都走了15年以上的路程。他们的路程基本上互联网在中国应用的崛起是同步的,差不多是同步的。那么就具有了很多其它的特点,特别的一些机会。比如说国家的监控还没有上去,如果说国家监控很早上去的话,阿里巴巴可能会带来问题。

由于先行有新闻的效益,所以大量的媒体来支持他们,报道他们,这都是庞大的市场费用。包括整个市场对整个互联网的认知还不到位,大家还不了解,他们就先行了。假如说是今天让阿里巴巴放到旁边,然后让马云领着一帮人,从头来搞,那这样的话会怎么样?就很难说。所以时间实际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时间不仅仅是一个本身,还是一个综合的社会环境、社会因素,综合的结果。所以如果假如说时间判断错的话,投资会带来非常令人遗憾的情况。

商业模式最关键 人云亦云不可取

第三,在资本运行过程中就是商业模式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刚才罗总在这儿谈的时候就谈到了,有很多的大家说的O2O的东西,我跟罗总的观点是一样的。前一段时期我不停的跟大家讲,要创作模式本身,不要用简单的概念来说O2O,这些东西都是时尚的东西,但是要了解商业的本质。我曾经开玩笑讲,如果假如上门按摩的企业能IPO的话,我就不吃饺子了,因为我是东北人,特别喜欢吃饺子。我没敢说更多,因为现在青年人得罪不起。

但是我当时是这样去想的,你想如果假如说这个人是正常的按摩需求,那他一定希望谁按摩得好谁给按摩,如果一个人到家来了,如果是男的女的有点害怕,不讲这个,就算来了,如果按摩比较好,那就留个电话就好,以后让他来按摩就好了。我为什么要通过你的平台?所以这是非常明显的典型的跳单。

那要多大的脑袋还要在平台上抢。这都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觉得好,留个电话,下次按摩你来就可以了,跟网络的企业没有关系。那你说我今天想找个男的帅哥,明天想找个女,不停地换,那就不是商业模式需求的本身,那是另外的问题。但我觉得这是不行的,也就曾经轰动,有一个时期几乎什么东西都O2O,都搞个APP,大家迅速的就发现成千上万,都死在那里了。这时候就是一些商业模式大家没有特别认真研究,往往都是人云亦云跟着走。

实际上商业模式的研究非常重要,而且商业模式的研究是伴随着企业成长的整个过程中,你要不停的发现存在什么问题,然后进行调整。就包括阿里巴巴,最初他做的就是电子黄页,展会经济。后来他也是往这方面转,转到金融,这种模式的转换都是挺多的。原来我投360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做一个个性化的新浪,个性化的门户,通过很强的搜索技术使每一个人看到的信息门户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可以根据你个人的兴趣爱好,你在网上的行走走向搜集整理之后,最后每个人的首页都不一样。后来推出了免费网上杀毒软件。商业模式都在调整,这是可以调整的,但是不认真研究是不行的。

共享经济不适合所有产品 优质资产难以共享

最近蛮火的是共享经济,大家又开始讲了,就是共享经济,似乎不谈共享经济就不符合今天的形势。这个共享经济是不是重要的东西呢?是重要的东西。但随着今天的社会当然应该是共享经济,很多东西共享。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共享的,大家不要什么东西都要往上套。比如说我开玩笑,没有谁拿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共享的,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很多优秀的东西,优秀的资产往往是不去跟别人共享的。所以常常共享的东西都是我卖不出去的楼,然后控制的空间,经营不好的场所和地段,拿出去之后互相之间共享一下,常常是这样的。所以共享经济在很多程度上表现出来了这样的一些特点,我不能说是闲置,也不能说垃圾,是在自我运行过程当中会存在困难的一部分生产要素,可能大家会寻求共享。他的资产质量就会有问题,大家要注意这件事情。

最近我在做青普旅游文化度假中心,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建立一批文化艺术度假中心,做场景经济。有的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走共享的路?很多地方的酒店经营,包括很多会所经营不好,就把你的东西给植入到这样的一些场所,他们都会很愿意合作的,轻资产。但是问题在于,我认为实际上商业非常重要的本质是优良的服务、优良的产品,一定是很贵的价格,一般来说是这样的。

所以大家说共享经济常常是会相对来说成本比较低,因为是互相互补的,相对来说是服务质量会比较差,相对来说可能是消费的价格会好一点,但它不一定是非常高质量的东西。我为了去尝试一种高质量的度假服务,所以我在山清水秀的地方自己去建,并且在这样的地方去展开我们的文化度假的经济的模式,进行这种尝试,我就没有做共享。因为我要保障这样的度假的质量。

大家可以注意到互联网经济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我们用今天常用的一句话,就是屌丝经济。互联网企业里有很强的,或者叫大众经济,我不知道怎么来说,有这样的一些特点。这个特点基本上就是走量,靠庞大的用户量,庞大的用户量然后很便宜的价格,基本上构成互联网方面很多服务的特点。但是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庞大的数据量,然后很低的价格,就可能会导致这个模式本身并不赚钱,最后来做金融,做其他的大数据之类的,就有可能是这样的。所以这个模式实际上是变的,但是互联网经济对互联网的应用,其中大家可能注意到一个问题,我现在做尝试的,就是非常高质量的,优质的,非常良好的产品和服务,在互联网成长的过程中怎么来应用,变成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你们注意到没有,优质的服务和高质量的产品,在互联网上成功的模式还不是特别多。 当然刚才罗总讲到互联网金融,那只是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有些东西只是走数字的,传输数字的,传输信息本身的,这样互联网就提供了一个非常强的优势,传递的快速,大量数据的统计和计算等等。但是如果跟着非数据化的,实物性的东西,或者面对面的服务的,大家可能注意到,非常高质量的服务和高质量的产品,实际上到目前为止跟互联网的结合还没找到有效的途径。

这里是非常大的空间,因为大家回过头来看百年商业成长的历史,人们总是在追求产品和服务的精致、高质量。人们总是在消费这样的高质量的产品,和我们服务的过程中,是肯高付费的,这个就在实质上构成了商业运行过程中的主旋律。但是目前杂质国内现在的互联网的推动基本上是大规模的走量,然后很低的价格,这样的一种方式,便利性,像屌丝经济。

这样的话就提出了一个问题高质量的优质服务和产品,这样的一些东西跟互联网之间怎么结合,这实际上是一个问题。而且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主旋律的。像这样的模式的探讨,实际上对我们工商界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在进行这样的尝试,就是能不能有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最后通过互联网能够实现。其中非常重要的问题涉及到信誉背书问题,因为如果没有信誉背书,这种质量本身可能就会被质疑,价格也会被质疑,所以这里需要研究和探讨的东西还是蛮多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这种商业模式的讨论,实际上是需要我们创新创业,这些投资家和企业家们要不停的来研究和探讨的。

警惕平台模式创业

大家注意到前一个时期,大家都想搞平台,但是我跟这些朋友们讲平台不是那么容易搞的。你说我通过技术方式想好了一个运作模式,然后我就搭建一个平台,往市场上一推,回过头来大家就上平台上搞,这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是不可能的。做每个平台实际上是特别需要复杂的东西,有的时候会涉及到人们的消费习惯、消费心理和消费文化。有很多要做各种平台的,我一般都劝戒他们轻易的不要考虑做平台,不是说平台不会成功,是因为会很少。

绝大部分的创业者在赌平台,会冒着非常大的危险,不容易形成。比如说有文化市场,你说我们几个回过头在另外一个地方又建立一个新的文化市场,大家会不会到那儿去交易,不一定,有的时候非常的复杂。所以平台的事情要特别警觉的。

最近因为B2B又上来了,也是我们国家传统产业加互联网,很多的传统企业都在考虑怎么跟新经济结合。所以整个工商界、企业界,大家对互联网的应用、互联网的技术,各种技术平台的渴求又上来了。但是大家特别注意,实际上在很多的垂直领域,可能仅仅是一个加互联网的问题。也就是说应用一下互联网提高一下效率,提高一下传输的方式,可能是这样。

但是真正的形成互联网的模式,往往在B2B的领域里很多是不容易形成的。很多时候是这样的,我这个企业需要上家的原材料和上家,加在一起就是一两百家,平时都是打电话,可以拖欠款的,长期的生态链中就有这样的元素在里面。我在多大程度上是需要通过互联网把现有的上下游的客户干掉,然后在互联网上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如果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觉得不错,又都是打个电话可以联系了,即便是大家在互联网上互动,但也不是说完全的今天用你,明天用他,后来用另外一个的选择。不是这种选择关系,常常仅仅是对互联网的应用,而不是一个互联网模式,大家特别要注意这样的事情,应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模式是不同的。互联网的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具有网上自发展、自扩张的属性。

前段时间我跟口袋购物的老总王珂在一起讨论。他这个人蛮聪明的,就专门研究什么样的东西在网上放去,就自己发展的很快。我们在一起讨论了很久,比如说当初腾讯QQ,一出来之后很快的就快速的成长,微店一出来也是爆炸性的成长。出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它们都具有这样的属性,你的每一个用户成为你的用户之后,就变成了你的推销员,具有这种属性的,就在网上快速的发展。假如说QQ,我有了,我自己是没办法用的,所以我有了QQ之后我就会说,老张老李,有这么一个东西,你也下载一下,因为对方下载我才能跟他通话。所以我成了QQ的用户之后,我就必须要推动更多的人来使用这个东西,我就变成了QQ的推销员。

比如说微店,大家可能注意到你自己下载了之后自己开微店,你要在上面陈列你的产品,要写上这些东西,像一个新婚的房间一样,装扮完了之后你不会不动的,你会告诉你的朋友,告诉你的客户,请你到这儿来买我的东西。那么你们发现没有,这个微店的用户就具有了这样的特点,他要推广这个事,他找到别人推广,是因为他不推广的话,他前面这个就变得没有意义。所以他就有强烈的推广了这样的功能核动力,他的朋友就看到他的微店了。一看到他的微店了,觉得微店很有意思,在下面写了一个我也要开微店,一点就开了。所以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个产品具备着自动的几何性的推广的属性,这样的话它发展的速度就非常快了。

也就是说每一个用户用完了之后迅速的就变成了推广者,并不是说我看到一个很好的图片,现在在微信上大家会看到很好的内容,一个音乐、一个图片,我也转给朋友,不是指这个。这个是我觉得好,转给大家。但是我转也行,不转也行,不是刚性的。我刚才谈的那种快速的在网上自我发展,都是具有刚性需求的,所谓的刚性需求就是我下载了QQ之后,如果我的朋友不在QQ上,我是没办法用的。所以我就必须告诉想要跟我沟通的人,你也下载一个。我开了一个微店,我把微店摆的再好,但是别人不知道没有意义。

所以我形成了刚性需求,发自我自己内心的需求,告诉别人我这里有一个微店,他一上来之后回头就点击,然后他也下载一个,就是这样快速的发展。这样的一种互联网上拓展的产品,他才具有这种爆炸性的,几何性扩张的属性。

有好多人搞的东西不具备这样的属性,然后你怎么办?你就靠水军,或者是花钱去找百度的排名,靠狂轰滥炸,这样的东西差一点意思。也就是说在互联网上快速扩展的,都具有这样的特点。不能说像传说,也就是说每一个消费者都会自动的,必须的,必然的变成推销者。这样的话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强大的一种自扩散的能力。像这样的模式,实质上是需要大家反复认真去讨论的。但是不容易找到这样的东西。

前不久有些朋友跟我探讨这个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一年差不多也就用一次,他说他希望这种方式能扩展起来,就是使用频率问题,就是APP的使用频率问题。我说你要非常警觉,大家要注意就是像APP这样的手机客户端,很多APP的使用,将来相当一部分是比较适合作为客户管理的、会员管理,是适合做这个。而并不适合大众化的推广了。现在在模型上,分型的讨论上很多人没有花太多的精力,以至于走了弯路,甚至浪费了很多的资金。模式的讨论实际上特别需要大家非常认真对待的,而不是简单的抄袭。我说资本的理性,就是剥削这个第三个问题,在商业模式要反复的去推敲,去研究,才能去做。

最近这一两年中国出现了一批特别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在市场上叱咤风雨,表现出来了另外一种属性。我后来发现很多就是属于富二代,就是父母都是大企业家,也很有钱,他们自己拿钱上来就进行投资,父母也是为了让他们练一练,这批这样的人出来。他们上来动作特别快,有好多投资也很任性,表现出这种有钱就任性的属性来,形成了这种投资领域出现的这种大家疯抢一些东西,甚至是没有道理的价格飞涨的局面。

我认为这都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因为实质上基本上来讲,管理资本应该是由职业管理团队来管的,基本上你管的就是别人的钱,你管着别人的钱,就决定了你不能够太任性。你说我管自己的钱,一般来说管自己的钱是两类人,一类是这钱是你自己挣来的,这样的人一般创业可以,做投资的时候会缺少理性,多数是凭着自己创业的经验,非理性的进行投资。而真正理性的投资是需要非常专业的手段支持的。

不管怎么样,大家知道在投资创业过程中,资本所处的这样一个角色是非常的独特的。应该说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来,最近这些年来资本在中国创新创业的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实际上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希望我们的朋友们,同业同行们,大家在驾驭资本和管理资本的过程中,能够保持高度的理性,能够非常职业的做一些有技术含量的投资的案例,而不是去动用一些非常疯狂的东西,不是人云亦云的随波逐流。

真正的驾驭投资应该是非常的有前瞻性,很理性,有技术支持,有非常强的这种责任感和担当精神。应该是这样的才去驾驭资本。我后来发现我自己是非常感性的人,常常处于非常理性状态的时候,自己就觉得很痛苦。所以我后来就从这个领域退出。

我今天就先跟大家分享这么多。因为实际上围绕着资本的问题,可讨论的问题还是非常多的。罗总这边有京北大学,好像是罗总有这种愿望,希望以后能够一起,我跟他们一起,跟学员们有多一些讨论,所以我希望以后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跟学员们共同讨论投资方面的事情。我也希望能够不停的跟青年们学,保持对创业创新一线情况的关注,这样的话才能使自己永远保持年轻,也不至于被时代淘汰。我就先说到这儿,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