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纽约地铁上看书——选对行业很重要

Sat, 17 Oct 2015 03:17:51 GMT

by 唐彬森

一路过来交了不少学费,想来想去有那么一点意思,稍微给大家分享一下。 -智明星通CEO 唐彬森

1 选对行业很重要——不要在纽约地铁上读书

我先问大家一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刚创业的时候犯了一个巨大错误,从统计学上来讲如果这个人在纽约地铁上读书的话,你们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大专生,还是本科生?更有可能是一个有学问的人,还是没有学问的人?我相信正常的都认为是有学问的人。

但其实答案错误,从科学统计角度来讲是错误的。为什么呢?不要忘了“这是在纽约地铁上”。从统计学上来讲,纽约地铁上这帮人是整个社会里面收入最差的。一旦你上了这个船,你再牛逼也没用。这是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说的,他说任何事情你不要忘了基础概率,贝叶斯理论是整个概率统计基础理论核心原则就是一个事情的发生概率等于=基础概率*本身这个事情的概率。再打一个通俗比喻,帅哥刘德华大学期间找到美女的概率和他帅不帅关系不大,如果他在北航再帅也没用,因为男女生比例就是7比1。

我讲这个事干什么呢,因为这个事情我为此付了三年的学费。当时我们这个团队还挺牛逼的,我们04年去国外参加程序设计比赛,一上去就击败了很多大公司和很多世界一流大学,当时就赚了25万,我们自认为自己很牛逼,这样一个牛逼的团队做了一个心理测试,肯定能够赚钱啊。与之对应的是,能力也不好,学问也不高的一帮销售,但是做了SP的行业,你觉得这两个团队哪个更有钱?我相信大家心里已经有答案了,肯定是做SP的这帮人更有钱。当时我们08年最挣钱的就是SP,所以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你再牛逼,你做得行业不好,你的基数概率不行,你就是傻逼,牢牢记住。

我们在一个大的趋势下,我们只能顺着趋势走,我们谁都不可能改变这个趋势。你们要思考一件事情,是形势比人强,还是人比形势强?什么叫形势呢?这个行业到底好不好?如果说这个行业之前没有人挣到钱,或者最牛逼的公司也就是挣很少的钱,你说我冒出来了,我能改造这个行业,我能让这个行业有十倍的收入?你觉得可能吗?这是真正的错误,认为我们的出现能够把这个行业改造一下,不可能。如果今天你让他做心理测试,我不相信他能做多少分。一定要认清楚这件事情。

后来我们有一段故事,当时这个事情搞完之后,好多人跟我们建议让我们做游戏,我们不敢做。为什么?这个行业心理测试再烂我也是中国第一名,全中国的网站都用我们的服务,那个游戏那么多人做,竞争又激烈,又残酷,有什么机会呢?我们实在没办法穷的快不行就去试了一下,多亏是实在没办法,要不然真的在心理测试这个行业里死掉。顺带说一句,今天好多做投资的人,其实我觉得投资人的责任很重大,他是参与社会的资源分配,当时差点有一个投资人要投我们,投一千万,觉得我们这帮年轻人很有激情,做这个行业可以。我现在想想多亏他没投,如果投了的话,他可能让中国少赚十亿美金的外汇,我们毁在了心理测试行业,他的钱也没了。所以我觉得投资人有时候不投一个项目,往往比投这个项目更能让团队看清楚问题。

当时我们不敢做这个游戏,后来我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稍微做了一下,发现这个效果完全不一样。我从此知道好行业跟差行业是不一样的,好的行业里面你做过一百名、第十名、二十名,都比一个烂的行业里面做第一名强,差别很大的。

在这之前我们又经历了一个行业,当时我们做海外市场的时候看到杀毒软件市场,我们第一看到这个行业竞争很激烈,第二看到这里面竞争对手很强大,第三看到这个市场很挣钱。因为之前交的学费太重,我两眼放光,我说好啊,这个行业就是我们应该做的行业,我跟团队说我们就做第十名。这个业务目前做的非常好。事后想想这次转型很坚决,就像刘德华从北航转校到了北影一样,瞬间就找美女了。

所以,大家一定要想清楚,你们是不是在纽约地铁上?如果在纽约地铁上,赶快换到航空公司上去。这是很重要的。

2 互联网的数学规律——如何和大公司PK

这也是我们后来一个故事,这是在海外我们做杀毒软件的故事,我们其实一直是跟大公司竞争。当时我们做的YAC杀毒软件。我们做的时候已经做出来一点声势,导航软件跟杀毒软件都做的很好,当时几个牛逼的巨头公司在海外都开始做这个事情,声势很凶,两边公司挖我们的人,一百倍的广告预算,只要遇到我们的渠道他就出更高的价格抢,你说这场仗怎么办?我相信在座的很多创业团队都有这个苦恼吧。

这里面我先讲另外一件事。你们知道大公司最大的问题是决策,一个人在大公司里面,高管上班考虑问题跟CEO考虑的问题是不一样的,他们考虑的是老板的KPI,公司的战略,他们解决问题的时候往往想的是利用大公司的资源,而不是产品。 所以你看到整个大公司里面的高管,他们所有的事情都是趋于短线考虑,他们不会考虑长线的问题。短线的方法就是从公司要资源,向领导做PPT。长线的方法就是解决产品。

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以色列,这个国家很有意思,这个国家就是那么点大,啥也没有,但是比周围那些有资源,有石油的国家都挣钱。后来我查到在经济学领域有一个专门术语叫“资源诅咒”。什么意思呢?那些有资源的国家,往往高科技产业发展就不好。像俄罗斯、巴西、阿拉伯,他们挣钱太容易了,就像一个大公司的高管一样,发现要想把这个流量做起来,完成老板的KPI,最好的办法在百度申请一笔预算,注一下兴奋剂,马上就做起来。谁也不愿意苦哈哈地做产品。就像很多国家搞新经济一样,你看到做得好的国家是芬兰、日本、以色列,韩国,没资源的国家做得好。

所以我当时跟我们团队讲,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就给你们十万块钱去拼去,十万块钱才能爆发这个团队的创造力。我们这个团队有个特点,当时我们07年创业什么也没有,那个时代根本没有现在的创业条件,群英会还把你们请过来,哄着你们跟你们交流交流,搞这个会那个会的。那个时候就是爱来不来,当时有个投资人说我给你一个场地,送你一点股份什么的。我们在他那上了一个班,占我们5%的股份。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一个团队也好,一个人也好,只有资源集中紧缺的时候才能迸发出来创造力,如果你资源太多的话,你想的事情都是钱的问题,就是用钱解决,就是跟领导申请预算。我也跟团队说过,你们不要想了,互联网最牛逼的地方就是牛逼的公司不是靠钱做起来,大的公司就是靠钱砸死,都是靠推广推资源把产品搞死,所以一定要找到一个没钱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雷军当时跟林斌做小米的时候,他跟林斌说一句话,我们小米要做营销没预算,这就是一个创业公司的文化,就是要用零预算的方式把这个东西做起来,这才是我们唯一跟大公司竞争的优势。但是这个优势是最核心的竞争力,这个事情打完之后,后来那些大公司就不玩啦,我们不仅干起来,还挣到钱了,用户规模也很健康。

3 不要犯经验主义错误

问大家两个问题,当时有一个故事,德国轰炸英国,这本书很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写的书,《思考,快与慢》。当时他们发现德国炸英国,有些地方炸的很密集,有些地方没炸,你们是不是觉得没有被炸的地方可能有德国间谍?第二个事情,以色列有十个飞行大队经常去轰炸埃及,炸完之后只有一个飞行大队幸存,其他都没了。你们觉得那一个没有挂掉的飞行大队有没有什么成功经验?还有一个事情,这个事情更直观了,假如说你在妇产科医院门口看到这个医院上周生了十个男的一个女的,你们觉得这个医院是不是就生男的多?

同学:都是概率问题。

唐彬森:对。你们如果在这里面花很多时间去研究,就犯了经验错误。这个东西其实没有规律,你不要遇到事情就总结一下规律,这很可怕了,非常折腾人,就叫经验主义。人类在认知上有个毛病,喜欢动不动就总结。因为他想把事情简单,喜欢总结。有个什么结果呢?人类为什么有封建迷信,为什么有些人喜欢烧香拜佛?因为前一年不下雨,今年下雨了,他拜了一下佛,第二天就下雨,他觉得很有效果。其实这件事情没有必然关系。

我们当时做产品的时候也犯过很多错误,在很多产品的细节上,举一个例子一个配色,一个布局,一个排版上纠结很多,因为每个团队,每个人过去都有各自的经历,这个经历让他有经验主义,他非执着于这个,这是最可怕的。

你们一定要搞清楚,哪些东西是基本规律,什么叫规律?规律就是你执行完之后,这个东西一定会浮现的。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如果你们做的这个事情,来来回回纠结没有效果,你们一定要想清楚你们讨论的基本规律是不是有问题,你们讨论的依据是不是有问题,你们还在坑里面爬,没有找到真正的规律。

什么叫真正的规律?如果真正找到规律,你会发现产品是指数级增长。 我记得当年我们做心理测试网站的时候,我们为了证明产品不错,为了证明自己很牛逼,找了很多数据证明自己有增长,这就是自欺欺人,你真正找到规律的话,一定是一个很快的增长;当你来回折腾的时候,看不到明显变化的时候,你们要想是不是你的方法有问题,是不是过去的经验导致你们在一个坑里面。你们一定要找到快速增长的感觉。

杀毒软件的痛点是啥?我们最早做杀毒软件,我们认为用户在乎云端的引擎,云查杀,速度快。我觉得大家一定要花点时间跟用户面对面沟通,我们老认为自己了解用户,其实这个事情最难。什么叫规律,你们花点时间了解用户就掌握规律了。

有一次我问一个店员,这两个软件你为什么觉得这个杀毒软件好?他说这个杀毒软件扫完之后,再扫一下,又发现有新的病毒,这就是好的杀毒软件。用户的理解就是这么单纯。你们不要笑,你们看看用户的需求往往是这么简单。我问过很多送外卖的软件,你为什么用这个外卖软件?答案是界面吗,是产品体验吗,是你们纠结来纠结去的那个东西吗。就一个事,他说快。还有一些人用这个东西就是因为全。好多东西你跟用户沟通中才能发现这些问题,你老是天天自己想是有问题的。我建议大家走到用户里面去,跟用户多沟通,才能真正了解用户。不要认为自己了解客户,这是最可怕的。

所以,如果说,当你们再执行一个东西的时候,如果老是没有结果,你们要想想驱动你们做的这些经验是否是错误的;当你真正找到规律的时候,产品一定会以一个惊人的现象展现出来。这个也就是Peter Thiel说的,投资要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秘密,什么是秘密,就是真正的可以不断重现的规律。

Clash of kings这个游戏我们简单说一下,因为我们交了很多学费之后,这次没有犯什么错误。当时这个游戏刚刚崭露头角,因为之前交过学费,这个游戏我们绝对没有放弃,全力以赴,继续投入。当时这个团队从最早的50人一下子加到200人,为了这个游戏。第二个我们搞明白了游戏的本质是经营人性,所以我们在游戏里面充分吸收很多人性的东西。第三我们真的相信这个东西能做的很大,我们不再犯以前的错误,一个游戏是有周期啥的。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可以做的很长,甚至可以做成一个社区,现在就是一个社区,活跃用户一千万,日活跃二百多万,我觉得比你们做的很多互联网产品用户量还要大。

4 企业最大的成本是什么?

最后说一个问题,

你们觉得一个企业最大的成本是什么? 回想我们创业过程中最大的成本是走了很多弯路,是决策成本

今天在座的各位企业,我负责任的说,未来你们三年的时间可能有50%的是白忙的,这个时候要注意这个事情,而不要花很多时间在和员工砍砍工资啊,谈谈房租啊,纠结一下办公室的配色啊。

我们刚刚创业的时候也没很多钱,花了很多精力在这上面,纠结于很多管理细节,在思考战略上,在时机把握上花费太少,这是最大的成本雷军说深度思考比七七八八都重要。同样的道理,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多花一点时间思考你的方向,少交学费,少走弯路,人生是可以走直线的。

创业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 成功是偶然 (2011年)

  关于创业这一块,有几点感想,创业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大家可能看到今年智明星通取得的成绩,那是过去三年时间快速增长,在这三年之前,其实智明星通还有三年默默无闻在地下室创业的过程。这三年我们真的是默默无闻做了三年。基本上可以说每年可能只有10万块钱收入,现在智明星通大概是一天就有十万美金收入,这个差距其实挺大的。所以前面的时间其实是对一个创业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大家可能只看到现在光鲜的背后,其实前面这段时间,我觉得对于很多人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觉得当时我们创业的时候,我周围有很多创业团队。最后就是坚持下来团队其实到目前为止我看到也就我们一家,中国很多团队因为这个团队的问题解散了,因为方向问题解散了,因为技术不过关解散了,因为业务不过关解散了,甚至有团队内部的利益上产生冲突解散了,各式各样问题都出现过。所以我认为创业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如果大家真的选择创业的话,一定要发自内心想想是不是发自内心想创业?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把这个问题想明白。

  我记得有个人说得很有道理,一个风险投资家说的:每一天全世界都会有一万多个想法诞生,这一万多个想法里面可能只有一百个想法才会落实到行动中,一百个可能只有十个想法被风险投资所投资,十个想法里面可能只有一个项目真正上市,而一个上市的项目当中可能只有半个项目能使未来企业业绩能保持平稳增长。创业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这里面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必然,这是我创业过程中总结的经验。今天该讲的都讲完了,欢迎大家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