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实现创新有三大有利条件 By 刘世锦

Tue, 19 May 2015 15:26:47 GMT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中午好!这一节我们首先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团队连续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我想可能在座的有一些来宾曾经参加过去年和前年的发布。我们这是一个连续的研究项目,大体上的研究框架是我们以十年作为一个时间的长度来分析或者是预测中国未来10年的增长的总的态势。

每年我们是往前移一年,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对十年增长的框架做一个调整,然后做短期的分析,分析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变化,今后一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2015年,我们确定了一个主题叫做攀登效率高地,我今天早上大会发言的时候我讲了一个“全面持续的提高要素生产率”,我们感觉到这是中国下一步要解决的核心的问题。

这是我们的书,已经出来了是由中心出版社出版的,我们展望的时间段是2015年到2024年。这项研究我们所关注的主要的问题一个是过去的一年新常态建成共识,但是下行的压力增大,大家所关注的会不会出现所谓的短期内过快地下滑。中高速增长的底或者是均衡点在什么地方?一直在下滑底在何处呢?

第二个问题这一年来中国经济发生了哪些具有中长期意义的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对未来增长的前景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第三是未来的潜在增长率会保持在多高的水平上?今天上午也在讨论这些问题。挖掘未来增长潜力的着力点在哪里?我们这次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课题组我们的研究实际上是想对上述三个问题给出一个回答。

我们的主要结论或者是主要的内容是感觉到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正在呈现出不同以往的特征和趋势,本书各章在分析具有中长期意义的新趋势、新特征的基础之上,对未来十年增长的前景我们和去年相比做了适当的调整。第二个基本的判断,今年和明年这两年很可能是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的触底期,所以我们主张采取缓冲性的宏观政策和效率导向的政策措施,力争实现转型再平衡。

展望未来十年全面持续地提高要素生产率将会成为一条主线,所以我们这本书研究了不同领域的情况,也就是说以这条主线作为一个中心,为相关领域中间如何提高要素生产率的途径和方法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最后我们就分析了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增速是会有所下降的,但通过努力全年仍有条件争取7%左右的增长,当然7%的增长我们应该感到难度是相当大,但还要努力,通过努力以后争取实现。

本书的结构我简单说一下,一个导言、综合分析十年展望,分析和住房、基础设施的情况,分析了人力资本、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化,分析了服务业金融等的变化,区域的角度分析了区域的发展和城镇化,另外资源环境、能源水资源、土地资源碳排放,对这么一些内容做了一些分析。下面我把中间的一些重要的预测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我们认为未来十年总体上大家可以看这个曲线是一个下降的趋势,这个是商品住宅投资的实际的增速,最近几年基本上是5%偏高的水平上,这条红线是住宅,包括保障性安居工程投资的实际的增速。大概到了2020年左右应该是会出现负的增长,大体上是这么一个状况。基础设施增速会放缓,这里面我们分析了铁路里程数、公路营运的里程数是有所增长,手机基础设施投资的占比,大体上是在15%以下大体上是这样一个水平。

汽车的销售应该说是比较稳定的,柱状图是总量,基本上应该说将来会到3000万辆左右,增长速度应该说还是比较平缓的,总体上还算是比较平缓,但也还会逐步地朝下走,会逐步朝下走。未来十年的外需增长还有一定的空间,这个是讲了美国、德国、中国和日本的情况,这是过去十年的情况,其他几个国家应该说是稳中向下的态势,但中国应该说在过去这些年一直是向上的态势,这样一个趋势还会延续。

人力资本柱状图讲的是潜在的人力资本,就是15岁到59岁,大概是到2023年、2024年左右会达到一个峰值,在这之前尽管中国的人口增量是在下降,但我们受教育的程度是在提升的,人力资本的总量还是一个上升的态势。TFP在78年到2013年30多年的时间里增长达到3.6%,但根据国际经验结合近期发生的一些重大的变化,并且考虑到TFP具有一定的顺周期的特性,我们测算2015年到2024年中国TFP的平均增速预计是在2%左右。

下面是未来十年增长速度的调整,未来十年增长速度大体上平均增速会达到6.2%左右,这个是比去年的预测略微调低了一点。需求结构和产业结构将继续升级,这个大家会看到这是产业结构。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的比重将来会上升到60%左右。第二产业的比重还是一个逐步会向低,但还是比较高的,还是在35%左右,农业会降到5%左右了。

供给结构将会进一步升级,这个图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资本的投入会逐步地降低,劳动力贡献应该整个增长比重是会比较低的,但要素生产率贡献的份额将会从目前的30%左右,上升到2024年的40%左右。

未来十年经济增长和结构展望这是一张大的图表,时间的关系我不展开,可以看到GDP的增长率我们预测是15年是7%,以后的话应该是低于7%的,到了2020年以后会低于6%,这是大体上一个经济增长情况的预测,其他的一些结构的数据都在这个表里面我就不展开说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以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作为一条主线或者是重点,我们区分了后发经济体三种增长类型,第一种类型叫做初次扩张型或者叫primary expansion。

第二种类型的增长是追赶标杆型,我们称它为after benchmarking。再一种是前沿扩展型,我们把增长分成三种类型。后发经济体高速增长特别像我们过去30多年的增长主要是初次扩张型。进入新常态以后的增长动力在比较近的一段时间,主要是第三种类型加上第二种类型。实际上是初次扩展型加上追赶标杆型的增长。

* 那么怎么能够使中国追赶标杆型的增长潜力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一个就是要放宽准入,纠正体制原因造成的行业间的要素生产率的差异,再一个是在一些行业减速的过程中,通过关闭重组,抵处低效率的企业提高行业的整体效率水平。再一个是在原有技术水平架构之下通过改进技术工艺包括机器换人等缩小与最佳实践的差距。*

补充一下,在追赶标杆型的增长中我们感觉到有两个重要的概念需要提出来,第一是平均水平,整个各个产业的水平和国际上平均的水平到底差距有多大。再一个是所谓的最佳实践,就是标杆企业你和它的距离有多远?这两个,我们设想如果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大多数行业,至少半数以上的行业或者是企业能够在平均水平以上,一定比例比如说10%甚至20%的企业能够接近所谓的最佳实践,也就是标杆企业的一个水平,甚至有人会成为新的标杆企业,中国整个的制造业也就是转型升级就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展。

更重要的是未来的创新,中国有三个有利的条件,第一是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改造,这个风已经刮起来了,现在不是讲刮风吗?风口已经有了。再一个我们刚好碰上对严重过剩行业有一个洗牌的过程,洗牌的过程这两个是可以结合起来的,中国这次的产业重组和历史上其他国家的产业的重组有很大的区别,对互联网大数据对整个实质性的是有一个改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实验推广的环境,我们注意到像美国股市上,互联网企业排在前十位的就是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再一个就是中国。

很大程度上和你的市场规模比较大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推广有条件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中国是三个条件的组合,大大地增加了成功的机会。最后绿色发展也是创新型增长的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或者是战场。2015年我们将有望实现7%左右的增长,这里面我们发现重要的指标,GDP将会达到7%,CPI是1.8%,固定资产投资是14%作用,财政赤字率是2.4%,M2是12,新增城市就业岗位将会有1200万人。

2015年稳增长的关键还是稳投资,因为目前我们处在这个阶段,房地产投资我们做了一个测算,大概预计会降到8%左右比2014年的增速会下降约2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预计增长12%左右,如果政策支持力度尚可,2015年基础设施投资有望实现20%左右的增长。除此之外像服务业、现代农业投资会保持比较快的增长,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的投资增长空间很大,这块预计会保持20%左右的增长。所以综合测算下来,2015年的固定资产的投资估计会增长14%左右,这样的话。这样在目前的结构下还是最重要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