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使馆门口帮人保管手机,一个月能赚10000嘛?

Mon, 04 May 2015 01:06:42 GMT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把当时闪过的念头记录下来,自己觉得很有趣,别人看来未必,可能会浪费阅读时间,警惕。

结论

1、 美国大使馆不允许带手机、耳机、U盘等类似电子设备入内,附近也完全没有正规的寄存处,如果没开车没有朋友陪伴就只能把手机扔了或者交给门口的专门帮人寄存的陌生人来保管,当时是30块一件,非常安全。

2、 正因为人都是逐利的,所以恰好是风险而不仅是收益才确保了参与者对规则的遵守。

3、 一切事物背后都有客观规律,灯一直在,不要等着亮了才看到,要努力自己去点亮它。

背景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刚去办了非移民美签,运气不错顺利通过了。办签证的过程倒是没什么意思,但由于使馆不允许带手机进去而附近又没有存放处,所以被迫把手机交给了完全不认识的专门在使馆门口帮人寄存手机的“社会闲散人士”保管了将近一小时,收费每个手机30元。

他们三五成群,在使馆区入口前的排队处大声吆喝,提醒大家里面不让带手机,可以交给他们保管,出来了再取。也会冲着已经进去但又被迫要出来存放手机的人大喊,哥们儿你不用出来重新排队,太麻烦了,你把手机扔给我,我给你一个手牌,你办完了出来找我就行。很多人找他们存,手机就在空中飞来飞去,他们接到手机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往自己胸前的书包里一扔,继续找别人要手机,一切都无比熟练而自然。

我一开始没当回事,后来到了门口发现自己的手机也是个问题,所以也扔给了一个看起来很面善的小伙。手机本身倒没有多贵重,没膜没套磨损挺明显的5s,但里面有大量的照片还没有备份,还有一些工作笔记存档,而且丢了手机总是件麻烦的事,我根本不认识这家伙,手机交给他万一他拿着我手机跑了怎么办。但门口的卫兵催我把手机放下再进去,所以没顾上多想我就把手机远远地扔给了小伙。

情境

就在手机脱离我的手划着抛物线飞出去的时候,无数念头飞速闪过,好像它飞了很久,曲线就像我的情绪一样,先是唤醒了本能的紧张和恐惧,接着达到不确定性的顶点,然后直觉开始进来快速判断这事无需担心,情绪逐渐回复平静理智开始解释直觉判断的原因,到小伙接住我的手机时,一切在心中已经豁然开朗,舒适又开心。

逻辑

以下的所有想法,都是手机在空中时闪过的。

一共是两个问题,可能说出来有点夸张,但你盯着自己熟悉的手机在自己的帮助下无可挽回地飞向一个陌生人时,这两个问题真的是直击灵魂。我之前看别人扔自己手机给寄存小伙时觉得稀松平常,到自己了却心惊肉跳,没经历过的人可能确实不太能体会。

一、美使馆里为什么没有存放私人物品的地方?

这个问题其实随便一想就会觉得很可笑,但很多人都是进去之后才发现没地方存被迫转出来找人代管的,可见“使馆里虽然不让带手机但应该可以存手机”是很多人的想法。

使馆不让带电子设备进去是为了安全,那怎么可能还在门口专门建一个可以随意放电子设备的定时炸弹集散中心呢?更不要提一旦提供了寄存处就要承担看管和丢失后赔偿的责任,一个使馆在办理审核他国公民是否有资格进入自己国家时干嘛要关心他国公民的手机应该放在哪儿他国公民自己是不是觉得方便呢?

根本说不通。

二、这些帮人代管手机的人为什么不可能拿着一书包手机直接跑路?

这个问题其实更重要。既然里面不让带,门口没法存,手机又不能扔了,那这帮人的客观存在就有其现实意义。猜疑链在信息不对称时是无法破解的,电光火石之际这种陌生人之间的充分信任感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因为利益。

跑路的动机在于,手机本身比手机保管费贵多了,手机的所有者在使馆里暂时出不来,你收一书包手机直接走人可能比你在这儿收一个月的保管费还多,为什么不跑?

不跑的障碍在于,这种背个书包站路边就能捡钱的买卖,为什么只有几个人在做?自由市场里供不应求时必然会有大量的经济体挤进来拉低平均利润,而事实上根本没有,说明这个灰色市场有很严格的准入制度。也就是说,有一个你目前看不见的更高级的市场主体,在控制着这里的供需关系。它决定了谁能在这儿保管手机谁不能,而这种权力必然会体现为从保管手机者的营业额中提取的准入佣金,这个佣金既是保护费又是管理费。

如果有个别人贪眼前小利卷了手机跑路了,那等于是破坏了规矩让所有人都没钱可赚,根本不需要这个看不见的主体出面,下面的其他保管手机营业者就会处理这件事。这也是为什么黑社会控制下的地区往往治安比其他地段还要好,因为黑社会比警察更希望这里没人犯罪使劲消费大家歌舞升平和气生财,从而与警察相安无事才好抽取自己的超额利润。

开国家比开公司赚钱,因为开国家可以直接收税,而公司还要缴税。这个小的灰色体系里的国家是由谁来扮演的呢?门口的卫兵问我,手机存了嘛?好了进去吧。你们知道答案了嘛。

验证

办完签证出来,找小伙取我的手机,交钱交手牌,对方还拿小的塑封袋帮我装好了,防止磨损,很仔细。听口音是黑龙江那边的,正巧那疙瘩方言俺也能整两句,就跟人搁那儿瞎白活。

小伙察颜观色,说你这肯定是签过了,出国玩儿得开心呀。我说你们这赚钱挺好整呀,也不贵,人又多,一天也不少赚,是老乡一起来的,还是单撂啊?小伙撇撇嘴,自己一个人儿,另外有几个河南来的都一伙,瞎闹腾,收了钱也不都自个儿的,还要交屋顶儿。我说屋顶儿谁啊,得多钱啊?小伙用下巴一指使馆里面,他们队长呗,平时不出来,逮不着人儿,月底了收钱,唉,交多少是多啊。看他不太愿意说又忙着招揽买卖,我俩又扯了两句就散了。

分析

回来之后,我就好奇,这个灰色市场里到底有多少钱?利益是怎么分配的?

之前坐地铁没事就估算过北京地铁乞丐的人均日营业额大概是1000左右,后来新闻上报出来还真是这么多,所以就更喜欢没事瞎估算这个,万一将来失业了也有条退路。

就我当时的个人经验,下午一点多应该是人流量的峰值,全天工作时间从早8到晚5共9个小时,总人流量一般是峰值的5到7倍,我排队时十分钟大约进去了20人,保守估计工作日全天人流量大约600人。我排队时空中飞过去5个手机,保守估计存手机的人占比也就是转化率大约是20%。每个手机的保管费是30元,不同的保管从业者应该是统一定价的。不同手机的市场均价大约是2000元左右,因为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苹果手机,考虑上折旧应该只高不低。每个人办完签证全程需要约1小时,说明同时呆在使馆区内的用户大约峰值能有150人,我进去办了一圈,感觉差不多也就这么多人。共有5个人在招揽保管手机的生意,假设有眼色的营业者能独占市场份额的30%。

粗略地做一下费米估计:

市场容量 = 全天用户量 * 转化率 * 笔单价 = 60020%30 = 3600元/天,每月是72000

明星销售营业额 = 市场容量 * 市场份额 = 3600*30% = 1080元/天

明星销售的库存峰值 = 用户量峰值 * 转化率 * 市场份额 * 手机均价 = 15020%30%*2000 = 18000元

可以看出,一书包手机的总价值,不过相当于一个月20个工作日的个人总营业额而已,“屋顶儿”的佣金比例哪怕高至50%,也不过是两个月就赚回来了,实在不值为了这么点小钱就放弃这条金线。所以区区一部手机,哪怕是土豪金6p,也根本不值得偷。

设抽成比例为r(我猜会在10%~30%浮动,看双方的议价能力,甚至有可能不同的人抽成比例还会不一样),当r取30%时,当普通营业者的市场份额取均值20%时,干这活的月收入为:

月收入 = 360020%(1-30%)*20天 = 10000元左右

由于不扣五险一金也没有税,折算到正常的税前收入大约是14000左右,如果去掉公积金因素也有12000左右。

而屋顶儿的月收入为:

月收入 = 360030%20天 = 20000元左右

由于不扣五险一金也没有税,折算到正常的税前收入大约是30000左右,如果去掉公积金因素也有24000左右。

这部分钱应该不是队长一个人拿,肯定要和每天站岗的小弟按出勤天数再分一下,但相比于本身的工资来说,也是值得一提的外快了。

比你的工资是高还是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