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存在刘易斯拐点——泰康人寿陈东升

Tue, 16 Dec 2014 21:36:40 GMT

界面问: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现在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中国已经过了刘易斯拐点。有人对中国的未来很悲观,但也有林毅夫这样对中国经济仍然保持乐观的经济学家,你作为一位具有良好学术背景的金融家,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有什么看法?

陈东升答:首先,我不知道为什么在中国刘易斯拐点,包括“拉美现象”炒得那么热,我觉得这些和中国完全是两回事。拉美国家是高度经济外向性依赖,跨国公司掌控了拉美国家的经济命脉。而中国经济高增长是靠政府主导,对外开放引进外资,改革国企保住存量,让民企成长放开增量,这就是中国经验。所以我从不去谈刘易斯拐点。

然后就是要将内外经济结合起来看中国经济的成长,现在中国是外向型经济开始向内需来转型,我们在加入WTO后,进入了中国经济的十年黄金时期,在这十年高增长过程中,大量外汇储备要兑换成同样的人民币投放国内市场,所以造成结构性的货币宽松,这并不是我们宏观经济政策来主导的,而这十年超级货币宽松又迎来了中国高铁、港口、码头、高速公路等巨大基础设施的建设。所以,一方面是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由于出口带来大量的外汇导致的结构性变化,所以说中国现在的状态是城市化、工业化的高峰期。

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特征就是“转型”和“下行”,中国由于十年的货币宽松,已经积累了巨大矛盾,所以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结构要转型。

界面:在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环境压力上升的前景下,你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下一个动力在哪里?

陈:很多人问中国经济还能够增长多少年,有人说二十年,有人说三十年,这里重点是判断的依据是什么。我认为保证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有三支箭。

第一支箭是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中国目前的城市化只有50%,其实我们的城市化可以达到70%以上,这就有20个百分点的发展空间。当工业化、城市化运动结束的时候,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结束的时候

第二支箭就是大力发展服务业或者说是大消费。服务业的发展有赖于中产阶级的崛起,现在中国的消费占GDP才43%,将来占到70%甚至75%都是可能的。

第三支箭就是走出去。我1983年到经贸部做世界经济的研究,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到现在三四十年,美国每年的贸易都是赤字,如果只是依赖贸易,那早垮了,但是美国为什么那么繁荣,原因是在美国之外还有一个美国,它在全世界做大量的投资获得大量的利润,然后把这些利润汇回国。美国是这样,日本也是如此,日本在海外有大量的投资。因此,我说的“走出去”实际上是一个超级开放战略。还是我那个说法,即美国之外有一个美国,日本之外有一个日本,在二十、三十年之后,中国之外也应该有一个中国。

这就是我认为中国经济还有十年到十五年的高速增长的核心逻辑。

界面:有人说因为目前的经济形势不太好,中国很多经济改革进展的并不理想。您怎么看目前经济改革推进的情况?

陈:我认为中国经济存在三大问题,即政府债务、产能过剩和房地产泡沫。政府债务应该问题不大,但是要管控;第二个产能过剩就需要关停并、走出去和升级换代,特别是“走出去”战略就把我们的产能过剩问题解决了;第三个高房价最复杂。

中国这三大问题都要处理好,但中国结构性改革最核心的还是金融改革,中国的金融效率不高

金融改革包含三个层面:

第一个是准入层面,就是允许社会资本进入金融。也就是我讲的在金融业呼吁企业家精神。民营企业家有冲劲,他自己要对企业负责。所以我讲企业家精神,是体制和机制的改革,要建立市场机制和鼓励企业家精神的机制。

第二个层面是定价机制和制度的改革,包括利率放开、汇率放开、人民币可兑换、资本市场逐步的放开,等等。

第三个就是监管层面。金融监管应该放开前端,管住后端。我觉得政府应该建立金融管理委员会,在银监会、保险会和证监会上面设一个委员会,好控制风险,同时还是分业监管、风险统筹。

界面:北京的住宅绝对价格已经与纽约比肩,但是无论从房价收入比还是租金回报率,中国的住宅价格都显得过高,你是否认为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如果有,你对消化泡沫有何建议?如果你认为没有,理由有哪些?

陈:现在经济最不明朗的核心因素就是房地产泡沫或者说高房价对制造业,对其他经济的挤压,这大概要三年的结构调整。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高房价和高地价,事实上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结构性问题说起来很抽象,其实是政府一定要把土地财政转成所得税财政。政府现在是土地财政,而所得税财政是靠经济起来,企业交税,是营造一个宽松的经营环境,让企业家成长,让很多优秀企业盈利能够给政府交税,这样的财政是可持续的财政。

界面:作为金融家,你能不能给我们网站的用户一些投资建议?

陈:我认为金融崛起的时代到了,所谓金融崛起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大理财时代到了。随着经济增长,中产阶级成为社会的庞大核心主体,这个群体靠出卖自己体力和智力获取的收益中有很充裕的剩余部分,而这剩余部分将被“消费”在投资上。所以当中产阶级成为这个社会大多数的时候,市场上就有庞大的热钱,热钱需要寻找投资,而找投资的过程就是创新的过程。所谓创新的过程,我觉得就是投资多元化。比如说保险是投资,理财产品是投资,基金是投资,艺术品也是投资,是小众投资,但是,股票和不动产还是最主要的投资。我的建议是选择好的金融企业来买普通产品,比如说买指数基金产品、理财产品等。还比方说像我们高档养老社区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投资。我们的这个产品,既帮你投资,又帮你提供现实的养老医疗。投资理财目的是为了老有所养、老有所医,会有多种产品和渠道来供选择,我觉得投资多样化时代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