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从复旦到复星

Tue, 16 Dec 2014 13:17:55 GMT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在到复旦求学之前,从未坐过火车,从东阳到上海的感觉不亚于中国人初到美国。所以首先,我想从个人的经历来谈一下,为什么复星会提出: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

我的家乡是浙江东阳,东阳当时尽管很穷,却又以“教授市”而闻名。1985年前后,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全新的思想观念已影响到东阳。我也以中学生特有的幼稚和热情开始自己的思考。那时候读的较多的文章都是鲁迅先生的,鲁迅说:“光有良好的体魄,没有健全的头脑,这也是民族的悲哀。”我深深地被那种要启发国民思想的热情所激励,我认为改革开放初期的主要问题,也是如何解放国民思想的问题,所以那时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我把复旦哲学系做为自己的第一选择。

进入校门的第一天,学长们迎接新生的欢迎词,居然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要知道,当时这句话,远比国政系的“欢迎未来的政治活动家”等等更让我心潮澎湃,于是,我也全身心地投入到那种要成为“失败的英雄”的悲壮情绪中,想的也是如何去完成“五四”所未能完成的启蒙任务。所以在当时的复旦校园里,穿着一身旧军装,三五成群地大谈如何超越马克思的人中就有一个是我,这也是当时复旦一景。

说实话,那种青年人特有的热情与执着,现在每每想来,自己仍很为之感动。这也始终是我个性的真实,这种理想主义是复星人创业的初衷和底蕴,只是现在,我们更懂得如何用理智和成熟的方式去实现这样的理想。而这,要感谢教育,感谢复旦。我一直说,如果没有教育,现在从浙江东阳来沪打工的人群中,肯定有个人叫“郭广昌”,当然,更真正要感谢的是复旦,复旦老师的博学才华,复旦校园的宽容精神,都逐渐引导着我从徒有热情走向成熟。

回想自己从求学到团委任职的七年时间,始终有几件事影响着我走到今天。和我一起的几届同学,他们肯定不会忘记,86年那个寒冷的冬天。经历了那段日子以后,带着苦闷,带着思索,87年的暑期,我一个人骑着一辆旧单车,兜里仅带着200块钱,去了北京,最后到了长城,完成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目标,也亲身体验到长城再远,只要你走出第一步,哪怕只有一辆破车,你也一定能到达。于是,88年的暑期,我和十一位同行者,骑着拉赞助得来的单车,组织了一次“黄金海岸”6000里考察,我们一行到了海南。

一南一北两次出行,对我有了极大的触动。直接与社会最底层人们的接触,亲眼目睹南北各城市的状况,让我更贴近社会,贴近国家,更加深了我的理解,清晰了自身的定位。经过了这两次可以说是生存锻炼的出行,我增强了对自己的信心。途径的种种,引起我对古人提出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知识分子价值观的思考。中国古人历来推崇“官本位”的思想,所谓“学而忧则仕”,读书考状元,进京作官,是条光明大道,其实现在也还有一脉相承的体现,就像级别划分总以处级、局级作类比,教授相当于处级、局级,就连和尚也分为处级、局级。总之,从政为官是知识分子的目标理想。而且在当时,社会的生活主体又以家庭为单位,经济主体也以家庭为单位,所以,从“齐家”可以直接走向“治国·平天下”。

然而,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经过几年的哲学学习,也非常赞同这一理论,中国的实际国情也要求我们必须坚持这样的理论基础。历经了百年的动荡,国家更需要经济建设,空有一腔热情,只能振臂高喊,却无法有具体作为,尤其是对经济建设的具体作为,“富国强国”将永远只是一个梦想。作官从政并不是知识分子“治国”的唯一出路,社会需要坚实的中产阶层,需要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和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工作者,他们是承担经济建设的主体,是创造社会资源的主体,同时也是社会稳定的根本。

当初,小平同志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改革开放初期,先富起来的是一批个体户,所以当时社会盛行“原子弹不如茶叶蛋”、“手术刀不如剃头刀”等等的说法。但是,他们所形成的经济主体是单薄的,是缺乏持续增长性的,只有知识分子成为经济主体,社会经济秩序才会理性,社会才会稳定、良性地发展。正是出于这样的思考和对自己个性的判断,我认定自己必将走从商之路。

后来,我在团委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也特别关注经济行为和经济现象,通过组织社会调研、社会实践,体验了具体的经济活动,积累了工作经验,也结识了很多经济领域的朋友。92年小平同志南巡之后,改革开放进入一个高潮,国家的各项政策也进一步鼓励各种经济实体的产生。1992年年底,我把自己准备用于出国的美金换成人民币(当时还小赚了一笔),毅然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开始了真正“下海”的历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经济浪潮中。与此同时,我和我的同仁们又一致提出“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的目标,这既是我个人的人生追求,也是全体复星人的追求。

复星的理想与追求就是围绕“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这个目标展开的,我自己对这一理念的理解是这样的:
修身:培养学习型人才和学习型组织

古人常需“吾日三省吾身”,通过不断地反省来修正自己的行为,以促成个人不断的完善。而我们所说的“修身”则是:个人必须是一个学习型的个人,一个小学生,只要他在不断学习,那他就将是有希望的;一个博士,一旦丧失了不断学习的能力,那他就没有希望可言;一个组织也同样,必须是一个学习型的组织。

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每天都在做一种创造性的工作,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大多是我们昨天未曾遇到过的,甚至有些是我们从未想到过的,如果我们每次都要在自身的经验教训中成长,我想复星就不会有今天。从最简单的考勤、着装等日常管理,到重大业务项目的决策判断,复星都是通过向书本学习,向前人学习,向成功或不成功的企业学习,才000能得以健康地成长。面对未来,复星人依然要求自身要保持相当的学习激情和学习能力。

因而在复星,我们坚持“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同时提出“以发展吸引人,以理念凝聚人,以工作培养人,以业绩考核人”的用人原则,始终督促每位员工要不断地学习提高。同时,我们也要求我们的经理,要有“虚怀若谷,海纳百川”的气度,这是保持学习能力的前提,没有这样的气度,就不可能自觉地接受优秀的人才,更不用说向别人学习。因此,我们的经理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能培养使用比自己能力强的人。企业是一个团队,一个团队不是要比哪个人能力强,而是要体现团队的整体战斗力,这样,才能走向成功。

齐家:形成企业家庭和企业文化

古人所谓的“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应该是齐家的精神实质。而在我们企业,“家”的概念则更有它具体的表现。在复星,一直非常强调“企业家庭”的概念,这决然不同于“家庭企业”的狭窄理解,后者有一种很强烈的排外感,而“企业家庭”则倡导一种宽容、互敬的氛围。作为我个人,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团队,对每一位复星成员,我始终有一种感恩的心情。

复星不是某个人的复星,复星的成功也不是某个人的成功,复星是一批优秀的复星人的成功,和大家在一起,我更能体会到一种家庭的共同感情和共同责任。复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随着产业发展,业绩体现,我们也不断在提高企业对员工的福利等,尽可能地创造好一些的环境。当然,我同样要求复星的每一位成员,对这个团队,对每一位同事,多一份宽容,多一份支持。因为复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立业之家,感情之家。
立业:发展企业与发展自己
“立业”是以“修身、齐家”为基础的,同时“立业”又是达到“助天下”的目标的根本途径,个人需要立业,这毫无疑问,尤其是男人,更要撑出一片天。企业也要立业,立复星之业是每一个复星人的目标,到今天,企业的前途已完全和我们每一个复星人的前途紧密相关。

这些年的发展,复星已形成一个初步成形的产业布局:以现代生物医药产业(科技实业)为主体,辅以房地产业、信息产业多元化发展。在复星的企业经营中,我们深深感到“无实业不稳,无房产不富,无信息金融不活”,正是贯彻这一思想,我们复星人尝到了甜头。对于做实业,我们始终坚持把握方向、选准项目、大胆设想、小心求证。以上这些,都是企业创业中较为成功的一面,其实,每个企业都会经历失败和挫折,在复星的创业过程中,也有失败,只是我们及时地把损失控制了。要知道,“全身而退”有时更是一种学习,企业更要敢于承认失败。尽管在立业的过程中,会有很不成功的一面,但只要你能保持住学习的能力,不断地完善,事业就能稳固。
助天下:爱国主义植根于自己的动力
“助天下”是复星企业经营的理想目标,复星人理解的“助天下”不单单是一般意义上,企业向社会“献爱心”的活动,尽管我们积极参与并资助了不少这样的活动。我们理解的“助天下”来自两方面:首先在感情上,“爱国主义”是植根于复星,包括我们每个个人的源动力。这不是一种教条,更不是一种政治需要。因为我们都自认为我们这些人都应该是,或应该是民族的优秀、社会的精英,若一个人连对国家、民族、社会该有的热爱和责任心都没有,那又何以称为“国家栋梁”?何以成为“民族优秀”?正如松下幸之助先生的用人原则里有这样一条,就是要选用那些在异国看到“国旗会落泪的人”。这不就是爱国主义的真实体现?

其次,尊重资源的社会性。不管企业是国有的还是民营的,谁掌握了社会资源,就应该利用这些资源去重新进行这些资源的组合,从而创造出再多的社会财富,而创造出的财富依然还要归属于社会。我始终觉得,谁掌握的社会资源多,谁就更应该对这个社会多一份责任,多一份回报。中国人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拥有资源也是一个过程,我们都是历史长河里不起眼的一段。复星,也正是希望通过企业对资源的使用和重整,创造出更多的资源来回报社会,这正是复星人理解企业“助天下”的实质内涵。

“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我和我的同仁们是这样想也这样做的。

常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感到压力最大?”我想,压力最大的时候不在过去,而是在将来。从复旦到复星,走出这一步,我没有退路。这些年来,我一直与我的同仁们交流两个话题:创业者需要理性,即君子行事,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兢兢业业,这就是说,创业者需要“智”,智慧的“智”,理智的“智”。另一个话题是:创业者需要激情,就像朱熔基同志在某次记者招待会上讲的: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要一往无前、义无返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也就是说,创业者需要的是“勇”,勇敢的“勇”,勇气的“勇”。我想,我们全体复星人需要的正是这种智和勇的结合,只要持有创业的理性和创业的激情,在我们身上一起迸发出来,我相信,复星的事业将会继续发展,我也将无愧于做一名复旦人!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