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说小米 – 世界互联网大会 (2)

Fri, 21 Nov 2014 03:33:04 GMT

马云:我更关心的是10年以后的问题。精神上丰富,需要文化创意产业;长期的污染,会带来更多的疾病问题。所以阿里巴巴大力投资文化娱乐产业,和健康相关的产业

雷军:我想马云也讲过一句话,万一实现了呢?小米是一个很小的公司,我们4年多前创办,我相信没有人相信3年前刚刚做手机的小米成了世界第三,所以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土壤上除了产生了阿里巴巴这么牛的公司,也产生了小米这样的小小的奇迹,我在做手机的时候其实我一直在想手机和人的关系,我觉得手机和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就像人的一部分,甚至说它就是人的亲密伴侣,所以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在思考的时候就觉得手机就像随身的电脑,但是它比随身的电脑要强大很多很多,我认为我们对智能手机的看法和未来的发展才刚刚开始,下一步会做什么呢?可能智能手机现在已经很普及了,大家可能都在享受智能手机带来的好处,在几年前我们思考下一步怎么做,它会从人亲密的伙伴变成变成你和这个世界衔接的工具,比如说很多人觉得手机的屏幕很小,我的观点也许未来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屏幕,手机是你随身的电脑,你所有想看的都是可能会自动映射到离你最近的屏幕上,我是基于这个理由做的电视,我认为电视是手机的显示器,手机是电视的遥控器,接着我又做了智能路由器,我为什么做路由器这么传统和古老的东西呢?其实因为路由器是家里唯一的一个24小时开机的联网设备,接着我们再把这个路由器装上硬盘和计算能力,其实我看待它是一个家用的服务器,它是我们家里面7×24小时永不停歇的设备。

随着这种连接的开始,我认为未来手机可以连接我们办公室、家庭、个人的各种各样的设备和传感器,手机越来越成为人的一部分,成为你的亲密伴侣。今年以来这种智能设备是越来越火,标志性事件就是谷歌收购Nest,这一点上怎么能变成现实呢?我觉得最难的是找到一个又一个小的应用场景,产生穿透性的突破,让这种新的智能设备普及到每一个人,就像智能手机的普及一样,这天就一点一点来临了。比如两三年前大家开始用智能手环,但是仅仅局限在一个很小的人群里面,智能手环我在思考的时候如此重要的传感器和设备为什么不能普及呢?我觉得需要解决几大问题。第一,它不仅仅要能记录运动,它还要变成有趣、有用的一个设备。在这点上我们把它做成了一个身份的ID,可以用在手机的解锁,可以用来支付甚至作为身份的标识,各种各样的应用,你不怎么喜欢应用,这手环也是有用的。第二点我们解决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以往的手环设计功耗只能支撑5—7天,我们做小米手环的时候提的目标是90天,但是很遗憾我们只干到了50—60天,但是这个体验也与众不同,因为你不用担心你的手环经常要充电,比如说大家现在很热衷做智能手表,我们也做好了,最后我们放下了,因为我觉得每天要充电甚至5个小时就要充一次电,这是无法忍受的体验。整个可穿戴设备、办公室的智能设备、家庭的智能设备要一个一个场景去穿透,把这些场景变得足够普及,那这一天手机作为人的亲密伴侣所起到的作用就会越来越与众不同,这就是我看待未来整个智能手机发展的方向。

我觉得它就是人的一部分,就是你的亲密伴侣,也许有人会和手机结婚吧。你担心的问题也是我们在做设备的时候首要要考虑的问题,比如说你家里装了一个智能门锁,万一没电了呢?你不是开不了门吗?你说的这个问题是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没电以后怎么办,它支持传统的门锁功能,可以用钥匙开门,不一定要用手环、手机、指纹识别开门,用任何方式都可以,但是它一定支持最传统的钥匙开门,否则这个设备很多人都用不了。

这个设备是一个更常用的设备,只是最紧急的情况下传统的功能都可以用。万一死机了怎么办?死机了没关系,重启一下就好。我们机械部分智能部分是分开的,我们考虑问题是殊途同归的,怎么把传统的东西智能化,还要按普通的消费者能用,这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智能设备就是过于复杂,怎么使它像传统设备那样一开机就能联网就能全部使用起来,这里面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需要克服。

张朝阳: 移动互联网之后这几个大的公司掌握的用户信息越来越多了,那么多的app,我可以完全知道你在什么位置,你在同一个wifi的环境下用电脑和app手机, 我就知道你是同一个人。其实互联网公司掌握的数据越来越多,尽管这些数据可能和某个人的名字挂钩,我们只需要再做多几步,你的电话号码搜索一下,让电话号 码和你的ID关联,稍微做几步就完全知道你是谁,你在干嘛,你经常的行为是什么。我觉得是一个真实的问题。这个时候可能对于消费者来讲可能是很难知道的,但是对几个大互联网公司的从业者,想知道绝对是可以知道的,包括微信,比如说微信上你的任何行为马化腾想知道马上就可以知道了。这就告诉我们这些大公司掌握了数千万上亿用户公司的CEO他是有责任的,就像比如说我们发短信、打电话,对几个电信公司是有信任的,我们知道这些数据不会被随便用。同样我们这些大公司掌握上亿用户的CEO们是有社会责任的,而且这个应该在公司内部是非常严格的控制的,从公司的各级员工到直接开发者不能把这个数据随便地外泄或者做任何更多地挖掘和使用。

张亚勤:其实看互联网发展的二三十年,我最早做互联网的时候第一次把图像和视频在TCPIP上传输,当时认为传视频是不可能的,别说高清视频了。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东西已经变成了现实。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国也好,全球也好,其实我们是把物理的世界数字化和虚拟化,文字、音乐、视频、工作的流程,我们把它变成数字,然后连在一块:人和信息连接——浏览、搜索,人和商品连接——电商,人和人连接——社交网络。后面运用各种不同的新的技术使它变得更加有效率,规模更大。把物理变成数字的世界,虚拟的世界。下面的30年其实我们向另外一个方向走,是把数字世界互联网的技术、商业模式又送回到物理世界,所以我用了一个词叫“互联网的物理化”,可能未必准确,但是表示这么一种趋势。具体讲起来我认为有三个维度。

第一,万物互联,人和人相连、人和机器相连、有电的地方都有计算,计算的地方都有智能,智能的地方都可以相连。下面的5年我们相连的智能设备会增加5—10倍,这个是呈指数级增加,包括我们的家电、汽车和整个医疗设备,还有我们的工业制造都会上网连在一块,这个出现了很多的大数据。

第二个方面,刚才田溯宁讲得相当精辟,互联网拥抱传统产业,产业互联网或者行业互联网,这个不仅仅是技术改变,它的商业模式也在改变行业本身的方式,包括产品的开发、营销、推广以及商业模式。现在大家有一个比较时髦的话,互联网思维,我觉得其实是很有道理的。有些人把它炒作了,但是整体来讲还是很有道理的。

另外一点我觉得十分重要,互联网影响的第一个行业其实是新闻媒体,是传播。第二个行业,广告业。看搜索,谷歌也好百度也好,很大程度上是改变了广告投放的模式。第三个行业,电信产业,包括通讯。整个来讲,微信也好,个人社交网络也好,对于我们电信来讲都是一种影响,正面的影响。另外还有电商,它改变了整个零售行业,现在在进入金融、健康、教育,进入每个行业。我自己并不太赞成这种观点,说互联网把所有的传统行业全部颠覆了,我认为会影响,甚至会冲击,但整体来讲还是一种拥抱、融合。

第三,十分重要,我把它叫做智能生活和工作。这里面就是人工智能。最近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进展,不仅仅是人的大脑研究的进展,更重要的是通过大量的数据,有很强的运算能力、存储能力,然后加上一些算法,比如说深度学习神经元网络,这个使得整个人工智能有了一个飞跃。这已经用到比如说云识别,用在图像识别。包括搜索更加有效,广告更加精准,这个在未来的二三十年我认为会大量地改变我们工作、生活的方式。其实二三十年我认为机器的智能作为一个IQ可能会和人达到同样的水平,这个时候会出现一些很有意思的现象。我们会看到机器人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软件,他会成为你很好的伴侣,他和你交流,他懂你,知道你需要什么,他帮你买东西,做你好的助手。可能比你太太、秘书还懂你。我经常讲过去多少年我们是在学电脑的语言、运行的结构,以后电脑应该是更懂你。第二,真正物理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后台还是云计算大量的数据,智能在云里面,或者在家里面陪伴老人帮你做家务,或者在工厂会替代许许多多现在的工人。这个对我们整个产业结构会有很大的变化。互联网过去十分辉煌,对我们的生活、工作有很大的影响和改变,但是它真正的影响在未来的二三十年,目前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方滨兴:物联网搜索技术是关键,就像24年前的google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