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当一个人真的渴望某种东西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努力来帮他实现梦想

Sun, 13 Jul 2014 14:44:41 GMT

“我是为水仙少年流泪,可我从来没注意他的容貌。我为他流泪,是因为每次他面对我的时候,我都能从他眼睛深处看到我自己的美丽映像。”

拿去买一群羊,云游四方吧。总有一天,你会懂得,我们的家园才最有价值,我们这儿的女人才最漂亮。”父亲祝福了他。从父亲的目光中,男孩看出,父亲也想云游四方。这个愿望一直存在,尽管几十年来他一直将这个愿望深埋心底,为吃喝而操劳,夜夜在同一个地方睡觉。 
“这是本很重要的书,但是读起来很乏味。”男孩有点惊讶。老人也识字,而且读过这本书。如果书真像他说的那样乏味,拿去换另外一本还来得及。“这本书和几乎所有的书一样,讲的是同一个道理,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它要使大家相信这个世上最大的谎言。

“在人生的某个时候,我们失去了对自己生活的掌控,命运主宰了我们的人生。这就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天命就是你一直期望去做的事情。人一旦步入青年时期,就知道什么是自己的天命了。在人生的这个阶段,一切都那么明朗,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人们敢于梦想,期待完成他们一生中喜欢做的一切事情。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企图证明,根本不可能实现天命。”

“那是表面看来有害无益的力量,但实际上它却在教你如何完成自己的天命,培养你的精神和毅力。因为在这个星球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真理: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做什么,当你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时,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因为这愿望来自宇宙的灵魂。那就是你在世间的使命。”

当一个人真的渴望某种东西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努力来帮他实现梦想

那个卖爆米花的人小时候也总想出去游荡,但却选择了买一辆制作爆米花的机器,年复一年地攒钱。等到年老的时候, 他将去非洲待上一个月。他从来就不明白,人们总有条件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应该选择当一个牧羊人。”男孩把心里想的话大声说了出来。“他曾经想过当牧羊人。”老者说,“但是,卖爆米花的人比牧羊人有地位。卖爆米花的人有房子住,而牧羊人只能在野外露宿。人们宁愿把女儿嫁给卖爆米花的,也不愿嫁给牧羊人。” “总而言之,人们更重视对于卖爆米花的人和牧羊人的看法,甚至超过了对天命的重视。”

“一向如此,但是,不见得总以这种方式出现。有时候,我的方式是一条好出路,一个好主意。还有的时候,我会在关键时刻让事情变得更容易。诸如此类。不过大部分人察觉不到这一点。”

生活中一切都要付出代价

“明天,还是这个时间,你把羊群中十分之一的羊带来给我。我将告诉你如何找到那批财宝。再见。”

地中海东风越刮越猛。面对羊群和宝藏,我现在进退两难,男孩想。在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和意欲得到的东西之间,他必须作出抉择。还有那个商人的女儿。

实际上,每天都一成不变,是因为人们已经失去了对美好事物的敏锐感觉。 

我离开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家乡的城堡。他们都已经习惯了,我自己也习惯了。羊群没有我,也会习惯的。男孩想。

他意识到,他也可以像风一样自由。什么也不能阻止他,除了他自己。羊群、商人的女儿和安达卢西亚的大地,只不过是他在达成天命的途中留下的足迹。

“事情往往如此。”老人说,“我们把这称作‘良好的开端’。第一次玩纸牌,多半会赢。这就是新手的运气。”“这是为什么?”“因为生活希望你去实现自己的天命。” 

“这正是我要给你的唯一忠告。’智慧大师说,‘幸福的秘密就在于,既要看到世上的奇珍异宝,又要永远不忘记勺里的那两滴油。”’牧羊少年没说话。他听懂了老人讲述的故事。牧羊人喜欢四处游荡,但是永远不会忘记他的羊群。

他想起了老人对他说过的话,东西未到手,不应轻易许下诺言。

男孩想起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他还在另一块大陆,还是个牧羊人,拥有六十只羊,而且要依约去见一个女孩。早晨,他走在田野上,那时,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全都知道。然而,太阳落山的此时此刻,他却已置身于异国他乡,身为异乡客,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在这里,他甚至听不懂人家说话。他已不再是牧羊人,已经一无所有,甚至连回程的钱都没有,何谈实现心愿?

在生活中,事情有时会在一瞬间发生变化,人们根本来不及去适应这种变化。他一向羞于流泪,甚至从未在他的羊群面前哭过。但此时,集市已散,广场上空空荡荡,他独自一人身在异地,远离家乡。

我既伤心又郁闷。我该怎么办呢?我会更加痛苦不堪,不再相信任何人,因为有人背叛了我。我会仇视那些找到秘密宝藏的人,因为我未能找到自己的宝藏。我永远要尽全力保住手中所有,哪怕是很少的一点。

凡是港口,总免不了盗贼充斥。现在,他明白了酒吧老板发脾气的原因:那老板试图告诉他不要轻信那个少年。我和别人没什么两样:总是以理想的眼光看待世界,以为事情会按理想的方式发展,而不会用现实的眼光看待世界,看不到事情真相。他想。

“我能找到我的财宝吗?”男孩又问。

“要学会尊重预兆,循迹而行。”麦基洗德曾说过。

男孩已经明白了,有些事情是不应该问的,不能逃避自己的天命。我曾许下诺言,自己的事自己作决定,他暗自思忖。宝石已经告诉他,老人并未抛下他不管,这令他信心倍增。他重新环顾了一圈空荡荡的市场,先前的绝望已经荡然无存。这不是陌生的世界,这是个崭新的世界。其实,他期望的恰恰就是认识新天地。即便永远到不了金字塔,他也比任何一个他认识的牧羊人走得远。要是他们知道两个小时船程的地方,竞有这么多新鲜事物,该作何感想啊?展现在他面前的新天地虽然只是个空荡荡的市场,但他已经领略过了充斥市场的勃勃生机,并永远不会忘怀。他想起了那把宝剑,看它一眼所付出的代价可谓高昂,但他毕竟见到了他过去从未见识过的稀罕物。他突然觉得,被骗之后,他可以像个倒霉的受害者一样看待世界,也可以像个寻宝的冒险家那样观察世界。

不必继续寻找水源和草场了,他要去寻找一笔财宝。他身无分文,却对生活充满信心。他已经在头天晚上作出了选择,要效仿他经常阅读的那些书中的人物,当个冒险家。 

要是我掌握了这种不用语言的表达方式,我就能解读整个世界。“万物皆为一物。”那位老人说过。男孩决定不慌不忙、心平气和地在丹吉尔狭窄的街巷中转一转。只有以这种方式,他才能发现所有的预兆。

人们总是谈论预兆,男孩想,但却不知道自己在谈什么。我也一样,没意识到许多年来,都在用一种非语言的表达方式同我的羊群交流。

水晶商人笑了。“哪怕你一整年都给我擦水晶,哪怕你从每一件卖出去的商品中都能挣到可观的佣金,仍必须借一笔钱才能去埃及。从丹吉尔到金字塔,要穿过几千公里的沙漠呢。” 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滞了,因为男孩的心已经死了。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失望,只有透过酒吧小门投向外面的失神目光,只有寻死的强烈愿望,只有让一切都在这一刻永远结束的强烈愿望。

“我想尽快回到我的羊群身边。当好运降临时,我们必须抓住机会,顺应趋势,竭尽全力推动好运向前发展。这叫作‘良好的开端’,或者‘新手的运气’。”

“您为什么不现在去麦加呢?”男孩问道。“因为麦加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希望,使我能够忍受平庸的岁月,忍受橱柜里那些不会说话的水晶,忍受那间糟糕透顶的餐厅里的午饭和晚饭。我害怕实现我的梦想,实现之后,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你的梦想是羊群和金字塔。你与我不同,因为你希望实现你的梦想,而我只是想保有去麦加的梦想。 

这段时间,他一直没动过乌凌和图明。因为埃及对于他来说,就像圣城麦加对于水晶商人一样,早已变成了一个遥远的梦想。男孩现在很满意自己的工作,并且无时无刻不在憧憬着凯旋塔里法的那一天。“切记,你永远都要清楚你想要什么。”撒冷王对他说过。男孩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且正在为此而工作。也许他的财宝就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他遇到过一个骗子,但之后一分钱没花就使他的羊群翻了一番。男孩感到非常自豪。他学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比如做水晶生意,不用语言的表达方式,以及发现预兆。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在你来这儿之前,我曾认为我在同一个地方待的时间太长了。而这期间,我所有的朋友都有了变化,有破产的,也有发财的。这一切使我感到非常难过。现在我明白了,根本不必伤心,店铺的规模正如我期待的那样,恰到好处。我不想再变了,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变。我对自己的一切已经非常习惯了。”男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店主又说:“你一度成为我的福音。而今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不被接纳的福音,都会变成诅咒。我对生活没有更多的要求。而你正迫使我盯着从未见过的财富和前景。现在,我知道了这些财富和前景,也知道了我完全有可能拥有它们。可是我的感觉却比以前糟糕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可以拥有这一切,却不愿拥有它们”幸亏当初我没对那卖爆米花的说什么,男孩心想。

但是你知道,我不会去麦加,就像你知道自己不会回去买羊一样。”“这是谁告诉您的?”男孩惊讶地问。“马克图布。”水晶店老板淡然地说。

“永远不要放弃你的梦想。”撒冷王这样说过,“要遵循预兆行事。”男孩从地上捡起乌凌和图明,再次产生了那种奇怪的感觉,觉得撒冷王就在近旁。

“当你想要某种东西时,整个宇宙会合力助你实现愿望。”老迈的撒冷王这样说过。但是,撒冷王却没说过有人会骗取钱财,没说过大沙漠浩瀚无垠,没说过会有知道自己的梦想却不愿去实现的人。撒冷王也没说过金字塔只不过是一个大石头堆,而且谁都可以在自家后院里造一个。还有一件事他也忘记说了:当手上的钱足够买下比原来还要多的羊群时,就应该买下它们。

撒冷王似乎曾经从这里经过并留下了记号,男孩想道,他们这辈子从来就没见到过那位老迈的王。但不管怎样,他说过,他总会出现在为天命而奋斗的人面前。

我知道为什么想回去牧羊。我已经熟悉了羊群,它们不会让我费很大力气,并且能讨我喜欢。我不知道沙漠能不能让我喜欢,但是沙漠里却埋藏着我的财宝。如果找不到那些财宝,我随时可以返回家园。但是生活突然给了我足够的金钱,而且又有足够的时间,为什么不去寻宝呢?那一刻,男孩感到无比快乐。他随时可以重新去当牧羊人,随时可以回水晶店。

他对自己作出的决定仍抱有怀疑。但是,他意识到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一旦作出决定,实际上便坠入了一股巨大的洪流之中,这洪流会把人带到一个你作决定时从来没想到的地方去。当我决定去寻找宝藏的时候,绝没想到会在一家水晶店打工。为了证实自己的论断,男孩想,同样,加入商队可以说是我作出的一个决定,但商队奔向何方则永远是个谜。

“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预兆。”英国人道,说着便合上了正在阅读的那本书。“宇宙中有一种人人都能懂的语言,但是这种语言已经被遗忘了。我正在寻找它,还有其他的东西,所以才来到这里。我必须找到一个了解这种语言的人,一位炼金术士。”他们的谈话被货栈老板打断了。“你们二位运气真好。今天下午就有一支商队出发去法尤姆。”胖胖的阿拉伯人说道。

“他把‘预兆’都称作‘运气’。”英国人待那胖胖的阿拉伯人走出去之后,说道,“如果有能力,我将撰写一部恢弘的百科全书,专门论述‘运气’与‘巧合’这两个词。宇宙的语言就是用这两个词书写的。”

风刮个不停。男孩想起了他坐在塔里法一座城堡上的那一天,当时刮的就是这种风。要是不来非洲,也许此刻,他仍在安达卢西亚田野上,轻轻抚摸那些寻找食物和水源的羊群呢。它们已经不是我的羊了,男孩心说,并没觉得有什么可眷恋的。它们大概已经习惯了一个新的牧羊人,早把我忘了。这样很好。谁像羊群那样习惯了云游四方,谁就明白出游是必不可少的。

男孩开始为自己的一种预感而惊讶不已:也许他也在学习宇宙语言的历史,宇宙语言能知道每个人的过去与未来。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无论绕行多少弯路,商队永远只朝着一个方向行进。克服所有障碍,循着那颗指示着绿洲方位的星斗前进。清晨,当人们望见那颗星星在天空中闪烁的时候,心中明白,它指示的地方,有女人、水源、椰枣树和棕榈

“一旦进入沙漠,就不能走回头路。”赶驼人说,“既然不能回头,我们就只应该关心今后以什么方式行进最好。其余的事,包括危险不危险,就都交给安拉来管了。”

“您得多注意观察商队。”赶驼人离开以后,男孩对英国人说,“虽然商队绕了许多圈子,却始终奔向同一个方向。”

“地球上所有的事物永远都在变化,因为地球是有生命的,并且有灵魂。我们是这一灵魂的组成部分,可我们却很难察知它一直在帮助我们。不过你应该明白,在水晶店里,就连那些水晶杯都在为你的成功加油。”

他发现,似乎所有书里都在重复着一种观念:万物皆为一物的表现。

商队开始日夜兼程。戴风帽的报信人频繁地出现。已经同男孩成为朋友的那个赶驼人解释说,部族之间的战争已经开始了。他们只有运气极佳才能抵达绿洲。牲口全都疲惫不堪,人们也变得越来越沉默。一到夜间,寂静变得更加可怕。一声驼鸣,要在过去,是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如今却令所有人胆战心惊,因为那很可能是有入侵者来袭的信号。但是,那位赶驼人似乎对战争的危险并不十分在意。在一个既没有篝火也没有月亮的夜晚,赶驼人边吃椰枣边对男孩说:“我现在活着。当我吃东西时,就只管吃;当我走路时,就只管走。如果必须去打仗,今天死还是明天死对我都一样。 

“因为我既不生活在过去,也不生活在未来,我只有现在,它才是我感兴趣的。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发现天空中有星星,发现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就是一个节日,是一场盛大的庆典。因为生活永远是,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 

男孩想到的是那笔财宝。离自己的梦想越近,事情就变得越困难。撒冷王口中所谓“新手的运气”不再起作用。男孩明白,现在需要的,是毅力和勇气。这对一个追寻天命的人是一种考验。 因此,他不能莽撞行事,不能失去耐心。假如做不到这一点,最后他将看不到上帝在他前进道路上布下的预兆。

此时,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止,世界之魂蓦然出现在圣地亚哥面前。当男孩看见少女那双黑色的眼睛,看见她似笑非笑的面容,似启非启的双唇,他明白了世上最重要和最智慧的表达方式,也就是人类都能理解的语言。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我来这儿就想告诉你一件事,”男孩说,“我想娶你。我爱你。”少女陶罐里的水洒了出来。“我每天都会在这里等你。我穿越沙漠来金字塔附近寻找一笔财宝。战争一度是一场灾难,可现在它却成了我的福音,因为是战争使我有机会认识你。”“迟早有一天,战争会结束。”少女说。男孩看了看那些椰枣树。他曾经是牧羊人,而绿洲里有许多羊。法蒂玛比宝藏更重要。

“你对我讲了你做的梦、撒冷王,还有你的宝藏。你对我讲了那些预兆。于是我什么都不担心了,因为正是那些预兆把你带到了我面前。我是你梦的一部分,是你常提到的天命的一部分。所以我希望你继续前行,去追寻你的梦想。如果必须等到战争结束,那就等。但是,如果你想提前启程,那就去追寻天命。沙丘会随风改变形状,但沙漠永远存在。我们的爱情也如此。”“马克图布。”她最后说,“如果我是你天命的一部分,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男孩同法蒂玛分手之后,无比郁闷。他想起了他认识的许多人。牧羊人必须到野外去放羊,因此很难让他们的妻子安心。爱情要求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他无法理解没有占有欲的爱情,然而法蒂玛是沙漠中的女人,如果是有谁教她这么做,那肯定是沙漠。

男孩费了很大劲才摆脱惶恐。他站起身,朝椰枣树方向走去。此时他察觉到万物的语言:沙漠是安全之地,绿洲则为险境。

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可以找到与所经历事情之间的某种联系。实际上,并不是事物本身在揭示什么,而是观察事物的人发现了探究世界之魂的方法。

“沙漠知道我们好几代人都生活在这里,为什么要把这种事告诉一个外来人呢?”另一个头领问。“因为我对沙漠还没习以为常。”男孩回答,“对沙漠熟视无睹的人眼里看不到的东西,我却能够看到。”还因为我了解世界之魂,男孩心中暗想,但他没说出口,因为阿拉伯人不相信这类事情。

之前发生的一切令他感到惶恐。他探摸到了世界之魂。为了使人相信这件事,他竟然要以生命为代价。这赌注的风险太高了。不过,从卖掉羊群,追寻天命的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投下了风险极高的赌注。正如那赶驼人所说,今天死还是明天死全都一样。每一天的开始,都是为了让人活着或者辞世。一切都取决于一个词:“马克图布”。男孩默默地走着。他并不后悔。如果明天死去,那一定是因为上帝不愿改变未来。即便如此,他也

是在横渡了海峡,在水晶店打过工,了解了沙漠的寂静,看到了法蒂玛的那双眼睛之后才死去的。自从离开家乡,他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如果明天死去,他亲眼见过的事物也比其他牧羊人见过的多得多。为此,他深感自豪。 

“你必须永不松懈,哪怕已经走了很远的路。”骑士继续说,“你必须热爱沙漠,但是绝不要完全相信沙漠。因为沙漠对所有人都是一个考验:考验你迈出的每一步,杀死心猿意马的人。”

就像士兵作战之前总要休整一下,你也休整休整。但是不要忘记,你的心到哪儿,你的宝藏就在哪儿。你必须找到你的宝藏,否则你在途中发现的一切便全都失去了意义。 

男孩不愿听人谈到金字塔。从昨天晚上开始,他的心情就变得异常沉重和伤感。如果要继续寻找宝藏,就意味着必须抛下法蒂玛。“我将引领你穿行沙漠。”炼金术士说。“我想留在绿洲。”男孩回答,“我已经找到了法蒂玛,对我来说,她比财宝更珍贵。”“法蒂玛是沙漠中的女人。”炼金术士说,“她明白,男人走出去,为的是能够回来。她已经找到了她的宝藏,也就是你。现在,她期盼着你找到你要寻找的东西。” “如果我决定留下呢?”

“你将是绿洲的顾问。你会有足够的黄金去购买很多羊和很多骆驼。你会跟法蒂玛结婚,而且第一年你们会生活得很幸福。你将会热爱沙漠,将对那五万棵椰枣树中的每一棵都了如指掌。你会观察到它们如何生长,如何展示出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你还会明白越来越多的预兆,因为沙漠是所有老师中最好的一个。”

第二年你会记起那一批财宝。预兆开始不断地提示你这一点,而你则极力对那些预兆视而不见。你只运用你的知识去为绿洲和绿洲居民谋福。部落头领们会因此而感激你。你的骆驼将为你带来财富和权力。”

第三年,预兆会继续向你提示你那财宝和你的天命。你会整夜整夜地在绿洲踱来踱去,而法蒂玛将成为一个忧伤的女人,因为是她使你中断了前进的道路。但是你还会爱她,她也爱你。你会回想起她从未要求你留下,因为一个沙漠中的女人知道,应该等待她的男人。所以,你不会怪罪她。但是,你会有许多个夜晚在沙漠里和椰枣树间徘徊,思考着也许当初应该继续前行,并更加相信自己对法蒂玛的爱。因为促使你留在绿洲的原因,是你害怕自己再也不会回来。到这时,预兆将告诉你,你的财宝将永远被埋在地下。“第四年,预兆将会放弃你,因为你不再理会它们。部落头领们将会明白这一点,而你的顾问一职将被解除。到那时,你将成为富商,拥有很多骆驼和货物。但是,你的余生都将在沙漠和椰枣树之间游荡,你明白自己没有完成天命,那时再想去做,已经为时晚矣。

“你将永远不明白,爱情从来不会阻止一个男人去追寻天命。如果阻止,定因为那不是真正的爱情,不是用宇宙语言表达的爱情。” 

“我一定会回来。”男孩又说了一遍。“过去,我是抱着幻想看沙漠,”法蒂玛说道,“现在我是抱着期望看沙漠。我父亲曾经离开过,但是有一天他又回到了母亲身边,而且以后从未再离开。”他们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在椰枣树林里又走了一会儿,然后,男孩把法蒂玛送到帐篷门口。“我会像你父亲回到你母亲身边那样回来。”男孩说。他发现法蒂玛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如果你碰到的是用纯净物质制成的东西,它将永远不会腐朽,而你总有一天会回来。如果你碰到的仅仅是像行星爆炸那样一闪即逝的东西,那么返回的时候你将两手空空。不过你毕竟还是见到了爆炸时的光芒,仅凭这一点也值了。”他讲的是炼金术的术语,但是男孩明白他指的是法蒂玛。

“倾听你的心声。心了解所有事物,因为心来自世界之魂,并且总有一天会返回那里。”

圣地亚哥则一直努力,试图倾听自己的心声。这是一颗很难对付的心。过去它习惯于不断地上路,现在又千万百计要回归。有时候,他的心长时间地倾诉离愁别绪,有时候,又为沙漠的日出激动不已,让男孩暗暗落泪。当说起财宝时,心跳会加快,当望着沙漠广袤无际的地平线出神时,心跳就会放缓。但它永远平静不下来,即便男孩不和炼金术士讲话,心照样不会平静。“为什么我们必须倾听心声?”一天他们宿营的时候,男孩问道。“因为心在哪儿,你的财宝就在哪儿。”“我的心很不安分。”男孩说,“它会梦想,容易激动,还狂热地爱上了一个沙漠女人。当我思念她的时候,心就向我提很多要求,搞得我整夜整夜不能入睡。”“这很好。说明你的心很活跃。你要继续倾听你的心声,看它说些什么。”

“因为你永远不能让它沉默。即使你佯装不听它的话,它还是会在你的胸膛里,反复倾诉它对生活和世界的看法。”“即使它违背我的意志?”“违背意志是你不希望受到打击。如果你对自己的心非常了解,它就永远打击不到你。因为你将了解它的梦想和愿望,并知道怎样应对。谁也不能逃避自己的心,所以最好倾听心在说什么。只有这样,你才永远不会遭受意外的打击。” 

他的心说道,“也是因为我是人类的一颗心,人心全都如此。它们害怕实现更大的梦想,因为认为自己不配有这样的梦想,或者无法实现这样的梦想。一想到爱情去而不返,本该美好的时刻却并非如此,本该发现的财宝却永埋沙下,我们的心就害怕得要命。因为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将会痛苦异常。”“我的心害怕遭受痛苦。”当他们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仰望天空时,男孩对炼金术士说道。“你告诉它,害怕遭受痛苦比遭受痛苦本身还要糟糕。还要告诉它,没有任何一颗心在追求梦想的时候感到痛苦,因为追寻过程的每一刻,都与上帝和永恒同在。

每个人的寻梦过程都是以‘新手的运气’为开端,又总是以‘对远征者的考验’收尾。”

夜色之浓,莫过于黎明前的黑暗。 

“您疯了吗?”他们走出很远以后,圣地亚哥问炼金术士,“您为什么要那样说呢?”“为了向你证实一个简单的真理。”炼金术士回答,“当巨大的财富就在我们眼前时,我们却从来都觉察不到。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们不相信财宝存在。” 

“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其中一人说道,“你们进入了交战区域。”“我走不远。”炼金术士回答,同时用深邃的目光盯着士兵的眼睛。他们一动不动地待了一会儿,然后便同意他们俩继续往前走。男孩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住了。“您用目光制服了他们!”他说。“眼睛能够显示心灵的力量。”炼金术士回答。 

世界再一次展示了它语言的多样性:此前沙漠是一片自由广袤的天地,现在却变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坚壁。

“你不要陷入绝望而不能自拔,”炼金术士用一种异常柔和的声音说道,“这样会使你无法和自己的心沟通。”“但我不知道如何把自己变成风。”“追寻天命的人,知道自己需要掌握的一切。只有一样东西令梦想无法成真,那就是担心失败。”“我并不担心失败,我只是不知道怎样把自己变成风。”“那么你必须学会。你的生死取决于它。”“如果我做不到呢?”“你将在追寻天命的过程中死去。这也比大多数普通人的死要好得多,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有天命存在。但是,你不必担心,一般来说,死会使人对生更加敏感。”

“记住我对你说的话:世界只不过是上帝的映像。炼金术就是把精神的完美带到物质层面上来。

世界之魂对我说,它的最大问题是,迄今为止,只有矿物和植物明白万物皆为一物的道理。因此,不必使铁变得和铜一样,也不必使铜变得和金子一样。每种物质只发挥其作为唯一物的独特作用,万物就会合成一首和平交响乐。

“因为你已经两次失去了旅途中挣的钱,一次是受骗上当,一次是给了别人。我是个迷信的阿拉伯老头,我相信自己家乡的一个谚语:所有发生过一次的事,可能永远不会再发生;但所有发生过两次的事,肯定还会发生第三次。

“做什么并不重要,世上的每个人都在历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通常懵然不知。”

“你的心在哪儿,你的财宝就在哪儿。”炼金术士曾经说过。

男孩准备爬一座沙丘,就在这时,他的心在他耳边窃窃私语道:“请你注意你流泪的地方,因为那里就是我所在的地方,也是财宝所在的地方。”

她使他懂得了:爱永远不会让男人与他的天命分离。 

“我在找一笔财宝!”男孩终于喊了起来。尽管他的嘴被打伤,并肿得很厉害,但还是告诉这些人,他曾两次梦见埃及金字塔附近埋藏着一批财宝。那个看上去像头领的人半晌没有说话。后来他对另一个人说:“放了他吧。他不会再有别的东西了。这块金子大概是偷来的。”男孩脸朝下扑倒在沙地上。那头儿的一双眼睛在寻找他的目光,而男孩此刻正望着金字塔。“我们走吧。”领头的说,然后转向男孩。“你不会死的。”他说,“你将活下去,还会明白人不能太愚蠢。差不多两年前,就在你待着的这个地方,我也重复做过同一个梦。我梦见自己应该到西班牙的田野上去,寻找一座残破的教堂,一个牧羊人经常带着羊群在那里过夜。圣器室所在的地方有一棵无花果树。如果我在无花果树下挖掘,定能找到一笔宝藏。但是我可没那么蠢,不会因为重复做了同一个梦就去穿越一片大沙漠。”

*生活以及生活的道路上总是充满了预兆。 *

* 生活对追随自己天命的人真的很慷慨,男孩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