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艺术》笔记

Mon, 07 Jul 2014 14:30:25 GMT

事实上,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马塞尔·普鲁斯特

对旅行的研究可以加深人们对幸福生活的体验,而这种幸福就是古希腊哲学家所说的:由理性支配的积极生活所带来的幸福(eudaimonia)。

旅行能催人思索。很少地方比在行进中的飞机、轮船和火车上更容易让人倾听到内心的声音。我们眼前的景观同我们脑子里可能的想法之间几乎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关联:宏阔的思考常常需要有壮阔的景观,而行新的观点往往也产生于陌生的所在。

德波顿倾听的是旅程中旅行者内心的声音,关注的事陌生场景里可能发生的奇思异想,或者是日常场景中的独到而用心的感悟。正因为如此,他认为,加油站、汽车旅馆等地方发现了生活的诗意,尽管有种种不完美,但是他们提供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场景,使我们能暂时摆脱日常生活的僵滞、安逸。

这本画册说引发的令人感动同时令人伤感的向往便是一个例子,它说明了人生中许许多多的事件(甚至是整个人生)是如何为一些最简单、最经不起推敲的快乐图景说影响;而一次开销巨大,超出经济承受能力的旅程的起因又如何可能仅仅只是瞥见了一张摄影图片:图片里,一颗棕榈树在热带微风中轻摇曼舞。

实地的旅行同我们对它的期待是有差异的,对此观点,我们并不陌生。也许,承认实地的旅行和期待中的旅行之间的基本“差异”,这样过才会更接近真实,也更有益。

如果说我们往往乐于忘却生活中还有众多的我们期待以外的东西,那么,艺术作品恐怕难逃其咎,因为同我们想象的一样,艺术作品在构型的过程中也有简单化和选择的过程。艺术描述带有极强的简括性,而现实生活中,我们还必须承受那些为艺术所忽略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