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梁信军演讲 2014

Thu, 19 Jun 2014 13:02:13 GMT

梁信军,他的小伙伴们1992年创立了一个公司,这公司产生了38万资产,到现在资产总值已超1500亿,复星集团。6月14日,“2014正和岛岛邻大会”上,RIH投读会核心会员、复星集团CEO梁信军发表了主题演讲。

其中关于未来产业趋势的判断,梁信军旗帜鲜明地提出,未来6到8年内,大健康会成为中国第一大行业。这就像十年前的房地产业,其中蕴藏着巨大机会。他表示,从培训教育、研发、医药制造、医药批发到零售,医院下游到养老,再到医疗,整个健康大的产业支付,保险,支付渠道等等整个环节我觉得非常大的体量,很多人是可以做的。

“第一个结论是,2011年是一个拐点,2011年之后人口快速变老。
第二个结论是快速变老之后,未来的6~8年之内中国的整个大健康的支出大概要翻3倍左右,大概是这样一个数字。

所以*我觉得6~8年之后,大健康有机会超过房地产,成为全中国第一大行业。第二,在15年内,我觉得在大健康这个领域当中,中国完全有可能成为全球的第一大市场,所以中国地区如果你投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前3名,投大健康领域的前3名,投中产阶级关联领域的前3名,将来就是全球的前5名大健康从培训教育、研发、生产、批发、零售、医疗、养老、包括支付,都在里面了。”*

和互联网更快地结合

1、 未来移动互联网的经济规模,中国完全可以达到美国的3到4倍。

2、 在货币基金之后,传统金融将受移动互联网冲击最大的是支付领域。

3、 传统企业不一定非要革自己的命,可以大量投资互联网创业公司。

4、 移动互联网嫁接旅游、嫁接房地产、嫁接汽车前景广大,尤其是车联网。

积极嫁接国际资源

1、制造业多想想“消费大国出海模式”,把产能搬出去,例如过剩的钢铁,出口到更新兴的国家。

2、消费行业多想想“便宜地用海外的钱”,积极到海外融资,融资成本比国内低很多。如果要在国内融资,那就发债券,因为当前国内货币宽松度在提高,半年内债券的利率是往下走的,发债的成本最低。

3、金融机构可以从B2B往B2C转型,做好个人金融。随着中产阶级崛起,与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中国有大量个人资金希望投资到海外去,金融机构在建设个人的海外投资渠道上大有可为。

把握行业发展方向

1、未来6到8年内,大健康会超越房地产成为中国最大的产业。

2、房地产行业,真的是不转不行。未来3到5年内,土地价格持续高涨的趋势会开始逆转,开始供过于求。那么,房地产企业如何快活?

把地产商业模式彻底转型成蜂巢社区的模式。为城市提供功能,不是简单的居住功能、办公功能,而要成为城市的核心功能,例如缺健康的城市你提供健康,缺金融的城市你提供金融,缺消费的城市你提供消费场所。给城市提供功能的能力,取决于给社区导入核心产业链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复星花大价钱投资大量有核心能力、资源的企业的原因。

用商业力量去改变社会,为社会做贡献

当前社会阶层矛盾重重,企业家不能扮演一个围观者的角色。商业之美,不仅仅是高效率的盈利,高效率地改变社会的陋习,也是商业应尽的责任。例如复星设计了保险产品鼓励大家扶起摔倒的人,还在想为改善医患矛盾做点什么

之前复星集团CEO梁信军在长江商学院开学典礼上的演讲提及大健康行业时说到:现在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对于看坏的人,觉得现在是一个大变局,优势无法稳定持续;对于看好的人,这是个你想可以任意颠覆的时代,当然是最好的时代。

机会在于中国消费市场的全球地位现在还没被全世界认识。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越来越多的行业中,在未来5-8年内,中国的市场将占到全球市场的20-30%,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有一些行业已经是,有一些还不是。在已经是的市场里,比如说奢侈品,中国已经占到28%,但是其中还有很多奢侈品小分类的龙头企业,它的中国表现还没占到28%。这个差距就是价值投资的机会。还有一些行业,现在中国市场规模还不到全球20%-30%的,但是四五年内很快会到20%-30%,这种高增长的潜力也是很有价值的投资机会。比如说医疗医药,中国现在占到全球15%左右,很多人相信未来可以有18%的目标增长,我觉得未来可能不止这个数字,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婴儿潮,也就是1963年前后七年出生的人,占到全中国人口的45%,婴儿潮这拨人今年平均50岁,等到55岁的时候,医疗健康开支将相当于50岁时的3-5倍,所以只要等四五年后,其医药的规模绝对不止按照18%的目标增长,我觉得可能会是20%、30%、40%,这里面机会比较多。

————————— 全文 ———————————–

标题: 在全球化视野下的投资机会

1

做投资的核心问题就是在看趋势,做三个月五个月的基本是在赌博。如果你运气好可以赌赢。如果你要是敢赌更长一段时间的趋势,比如说三年五年的话,我觉得你赌赢的概率是非常高的。未来十年中国会有根本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由数量到质量的改变。

有人说人类历史在过去五千年就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之前,人均GDP每年只增长0.2%,社会是没有什么进步的。真正的革命发生在工业革命后,人均的GDP每年增长了2.2%左右。并且是渐行渐远的。越早进行工业革命,越早进行改革的国家,他的人均GDP就越高。直到1978年中国因素加入以后我们看到在中国的带领下,最下面的那条蓝线赶过了倒数第二个红线,很快在赶超绿线,所以中国经济增速改变了整个人类的进程。

仔细想中国做对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改革开放,当初决定改不改的时候,设计了很好的政策,小平讲的是不是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是不是有利于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我觉得什么改革不改革,中国还是应该坚持这三点。另外在金融危机期间,2008年中国政府的很多举措有很多事后诸葛亮,咱们去指责的人比较多,但总体来看,我觉得应该是可以打90分以上的。那么我们在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处置非常得当,所以使中国的GDP、综合国力全球参与度快速上升,今后我们的机会也比较好。今后为什么下一个十年比较好?在过去2008年决定做什么的时候,之所以引来这么多人的议论,说你是不是做快了,做大了,关键回到2009年的时点,你不知道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因为整个不确定,下一个十年对于当前的政策是更容易做决断的,因为它的确定性加强了,比如说关于美国成长不成长的关系,这个已经没有悬念了,只是说成长4.2、3.4还是3.8、2.8的问题。资本市场特别是在欧洲五国的长期国债方面,这些国家的长期国债跟英德法都已经接近了,所以投资者拿自己的钱关于欧洲稳定性都在做判断,欧洲、美国的经济复苏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的四季度中国的出口数据就应该能够反映出来,我认为出口应该是往上涨的。

第二欧美经济的复苏对中国的决策有非常有意义,所以中国未来十年,恐怕是从小体量的高增长逐步转成大体量、中高增速的增长,在全球应该也可以在第二、第三。

2

二、中国企业出海方式发生深刻变化

刚才讲了从全球的角度去看,现象从历史性的角度去看有哪些机会。第一个讲一讲出海投资,最近中国的ODI增速非常快,过去十年每年的增长接近50%,经过十年的迅猛增长之后,其实到2012、2013年ODI是全球第三,接下来像今年、明年,从绝对值角度上来说,ODI跟FDI差不多,将来可能都能够占到全球的第二位。特别是2013年民营企业对海外的投资占到整个对外投资的一半。占对美直接投资总金额的76%和项目总数的近90%。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将导致更多私人资产进行全球配置。

1

2

出海方式我们看有三类(制造大国、消费大国、资本大国),投资资源、海外当地市场渠道、购买先进技术流水线用以产能回迁,未来可能产生的产能出口,基于中国是制造大国的出产,越来越多大家会看到产能出口的问题,复星就做了点尝试。我们在去年今年年初出口了一百万吨的钢铁产能,到印尼去,那么出口这点产能,我们又去带动国有企业出口的30万千万的机器,因为它那儿发电不行,为了把它钢渣,水泥渣消耗品我们又去建了一个水泥厂,就是让中国的水泥过剩的产业也逐步的去除。我们还出口了一点码头过去,所以将来中国的过剩产能消化,我们消费类、金融类的投资,但是制造业里面有两类企业还是非常值得投的。第一类就是去产能化过程中行业整合的机遇还是非常多的,如果是龙头企业进行行业整合,成长可以期待。第二类假如说市场已经对它忧虑充分,价格低廉了,那么这些低的价格如果能够转到海外去快速增长的话,也是值得考虑的。现在在印尼跟中国大陆有制造钢材,每吨钢售价差到460元左右。另外平稳的去产能化,也是考验中国GDP短期会不会遭遇下滑风险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采用关停的方式来处理过剩产能,对于行业,对于地区来说,对于中国的GDP都是非常现实的挑战,会形成一些危机。所以鼓励行业整合,鼓励产能出口,是国家应该考虑的方向。

3

第二个方式就是我要讲的无风险的套利方式,就是基于中国的消费大国,为什么说是无风险的套利,现在在目前的投资,在分析师的心目当中,国迄今为止还是被当作一个新兴市场,实际上我们在全球的很多行业里面是第一大市场,比如奢侈品、汽车、视频、游戏,我们都是全球第一大的市场。所以我们对于就有这么一种无风险的套利机会。对于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行业,或者是即将成为第一大行业,在这些行业当中你找那些最有竞争力的老大、老二、老三,在他们当中找那些迄今为止来中国的比例还很低的,比如说中国的销售占希望全国7.1%都不到,那些家伙,你能成为它的第一、第二大股东,然后快速协助他回中国发展。这件事复星已经干过好几次,效果是非常好。2010年我们在丹麦的,那一年中国的出境游占了全球的18%,全球第一大,增长力59,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独家村的公司,中国的销售不到全国的2%。我们争取私有化,这个我们投资以来,来自中国的销售每年增长41%左右,明年中国的销售就占全球的15%~17%,所以这个模式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在装备制造、核心零部件都可以重复这个行为。

第三个是基于资本大国,未来十年中国毫无疑问会超过欧洲,成为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信息,如果看更长的时间超过美国也是可能的,有几个内容。第一个内容就是海外资产配置问题,现在大量的机构投资,包括个人投资是有这个需求做一些海外的资产配置,比如说像右边的这张图,就是金融机构当中房地产的比例是非常高,如果你想配置房地产的话,如果把房地产纯粹都配在中国对不对,这是一个问题,基于资本大国的出海有几个小例子,比如说像现在在复星在美国在英国,最近在看日本的一些产品,以房地产为例的话,基本上以当前的租金除以当前的售价,用毛租金率做到14,如果净租金收益率基本上我们买的各个产品都在6.5~7左右。反过来你在当地融资的成本在1.7~4%,你的净收益6.5%~7%,如果对比中国同样的收据,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但是我等一下会讲一个观点,中国的老百姓因为觉得海外估值便宜去买的话,我认为你一定会吃苦的。那么不基于海外估值便宜,基于什么才能买,待会儿我们再说。

第四是基于海内外资金成本不对称,境内外由于各种报额的增长,把它的存款利率给弄到4%点几,现在在境外筹资,比如说我们在过去五个月四大银行在欧洲就发行了790人民币的债券,平均利率他们发下来大概是2%年期的。再比如说四大行在日本的分行他们最近宣布了把日本的储户的存款提高4倍,法定的是千分之0.35,那么现在提高到4倍的话,就是提高到千分之1.4,大家都知道日元对人民币还在贬值呢,所以其实对于这些银行找到这些便宜的钱储存资金非常有帮助。

总结一下刚才出境不能觉得境外融资是便宜的,基于受益于中国成长,你要弄清楚什么东西可以受益于中国成长,有两样东西是非常确定的,还有一些基础是比如挑战。确定的一个就是受益于中国的中产阶级爆炸性增长,中国的中型企业是爆炸性增长,所以跟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有关联的,你可以考虑的,这个是确定的。第二个确定的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爆炸性的,并且成为全球第一大,甚至是美国的3~4倍,所以对这两个观点是确定的。还有一些是有挑战的,不细说。如果说跟中产阶级关联的分三类,第一类是消费升级,第二类是体验式消费,第三是个人金融消费升级,现在告诉大家高端旅游、高端餐饮就是升级消费,你愿意买吗,你敢买吗?白酒也是,我觉得很多人还不太敢说。如果你研究透的话是可以买,这个毫无疑问是中国中产阶级的消费成长,这个大的方向是对的,具体个案什么时候启动,你要确定信息了解得多不多。所以我们的策略还是把大的方向讲明白了。体验式消费除了互联网的体验式,文化体验,休闲旅游购物体验式,还有包括餐饮体验式,美容、健康、养老都是体验式的,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投的。个人金融我们待会儿会解释,我从2008年以来,头三年大概投了1.5亿美元,投了两个项目,在第三、第四、第五一下子投了十几个项目,目前来看效果的确是非常好。
回到中产阶级的问题,中产阶级我给大家一个数,所谓的中产阶级家庭是指扣除固定支出花费以后,每年剩余的可自由支配的现金流在10~20万人民币之间的家庭。目前中产家庭人数占全球9%,2020年将占16%(也就是说6年后全球第一大),其增速为15.1%,而全球仅4.9%。中产阶级消费总额占全球的比重是6.1%,其增长率为21.4%,2020年将占13%(也就是说6年后全球第二大)。
从复星来说我们的想法作为投资者来说,一个方面你要想在哪里有高回报的东西我们要去投资,要做努力。第二个你要建设自己的融资管,就是你怎么样去找到便宜的可持续的体制,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复星我们经过几年的建设,从2007年开始,尝试投保险,到2012年保险产业基本拿起,2013年正式预定保险,当时一共有保险公司,三年做下来第一年就赚了5亿多,今年又买了三家保险公司。所以总得复星有六家保险公司,保险总金额有1100多亿,这些资金的平均成本大概是20%左右,平均的时间在17年以上。如果做投资你想挣钱的话,我觉得三个很重要:第一要投对,投好东西,第二个要拿到便宜的可持续的执行,第三确保这当中能够优化运行生存的环境,当然第四点你要卖得出来。所以对我们来说,投资稳定把它建设好,融资稳定需要有保险的前提把它建设好。

这里面到海外的话有很大的挑战,包括刚才你们也听了关于国有企业的投资,都是一些挑战,最重要的是文化挑战。我觉得对于文化挑战我们想提复星的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第一个就是谁是自己人。我并不希望我投资了这个体系,非要我派董事长、派总裁,派一堆的人,通常的情况下派财务总监,大家说你怕不怕呢,花了那么多钱。这里面就涉及到如何界定自己人的问题,新的公司的经营层如果你要把他的利益及风险跟我们做的一模一样的话,他其实是自己人,也是可以用的。所以对海外的投资我们要把自己界定成三个身份,对于老古董扮演善意股东,不一定要在股东会当中占大头,董事会当中占小的也没问题。对营者,扮演开明股东的角色,鼓励他们成为企业主人,对员工,扮演积极股东,使员工分享公司成长。

第二个确定性增长性就是互联网,刚才也讲过了,我想说的几个概念。第一移动互联网跟PC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在于它不是说互联网加什么东西,是这个移动互联网跟哪个行业一混合,产生了一个新的业态,新的产品,不是大家理解的把金融希望放到互联网上去销售,不是那么回事。比如像互联网跟零售结合一起,就产生了电商,电商去年的规模已经达到1.85万亿,超过美国的1.62万亿,其实这个例子是非常好的支持我的观点和想法。移动互联网嫁接之后,余额宝这样的产品对于货币基金的颠覆,我觉得今年年底货币基金的总量可能有三分之二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大大颠覆传统的体系。那么接下来我们估计像支付可能也会被颠覆,将来一半以上是移动互联网,未来股票,所以一系列的影响。但是通过这个业态要产生新的产品,新的业态。
前面这两个是确定性的,都可以做比如说像移动互联网,给大家提四个投资方向的建议:第一个你可以投一下VC,在移动互联网布局。里面有很多人有巨大的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你可以买它。第三个类型是,本来是一个传统行业,但是受益于互联网传统,比如说刚才讲的移动互联网加上商业电商,受益于电商发展的的是什么?仓储化、快递、物流,这些东西原本是制造业当中低端行业,低端环节,现在有巨大的市场。你可以想像一下,将来移动互联网嫁接金融之后,哪些行业会受益。嫁接旅游、嫁接汽车之后,你要想想哪些行业会受益,要琢磨一下。

1

下面有几个机会都是有机会、有挑战的,第一个大健康,右下角的两张图表明了结构,第一个结论是2011年是一个拐点,2011年之后人口快速变老。第二个结论是快速变老之后,未来的6~8年之内中国的整个大健康的支出大概要乘以3左右,大概是这样一个数字。所以我觉得6~8年之后,大健康有机会超过房地产,成为全中国第一大行业。第二,在15年内,我觉得在大健康这个领域当中,中国完全有可能成为全球的第一大市场,所以中国地区如果你投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前3名,投大健康领域的前3名,投中产阶级关联领域的前3名,将来就是全球的前5名大健康从培训教育、研发、生产、批发、零售、医疗、养老、包括支付,都在里面了。

国企的问题,我觉得刚才葛总也讲了,国企基本上是非常看好,但是国企的问题想成功改制的风险也是非常大的,我这边的数据分析,我写的量很大,第二负债率很高,将近三分之二,利率市场非常敏感,现在你说市场化的利率下降,银行间的利率要下降,因为有个放水的问题,但是整个市场的利率上升是非常现实的问题。国企改革成功与否很多投资者是没有感觉的,他认为只要我们投了资,拿了股票就好。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国企跟普通投资的变化,普通的投资你钱跟股权交易的体系已经结束了,国企的话可以翻烧饼,如果五年八年以后,之后有一个群体性事件可以翻烧饼,国企的路在于你买了之后,你得在明年买了之后才能知道。

复星我们觉得能不能投资国企,经验比较多,共投了23个项目,89亿,里面有央企、地方企业,有各种各类的行业的企业。但是我们的经验,像葛总国企的领导,本质上要找的是兄长,不是后妈,不希望国企改制找着后妈,要找兄长。兄长的意思是兄弟、小弟,就是有事儿你帮帮忙帮我扛着,没事儿别老找我。所以从复星来看,我们扮演兄长的角色,不想成为别人的后妈。

当然我们的国企改制里面,上海目前是最最成熟的,上海最重要的帮忙解决了国资改制的两个风险,国资改制最容易被媒体、投资者追问的,被大家追踪的问题,第一是定价,第二交易。上海的模式非常好,浙江的模式推进优先股降低改制门槛也是非常成功的。再一个关于金融,金融很多人把它列为机遇,有的把它列为变局,认为的确是一个挑战。第一个挑战就是利率的管制政策放松之后,存款单利率上升,贷款利率上升,绝对是一个非常大的事实。但是这个问题本身也就有另外一个角度,如果在存款上将来全中国H股,但是在贷款资产的角度,如果你的效率高。个人金融,即便做中间业务也是B2B,但是几乎个人业务会快速起来,大家看右下方的表,第一家庭负债率很高,这张表非常深刻的寓意,第一说明中国家庭分配房地产概率积极性在下降,第二说明中国的家庭增配金融资产的概率积极性上升,所以现在如果把个人金融做好的话,这个金融机构将来那就是白马了

再一个是直接金融,直接金融的增长增速大大超过银行,今年会超过200%,所以有直接金融牌照,有直接金融努力的机构就是好金融机构另外关于出境的问题,从党中央来说,写到十八届三中全会里面去了,鼓励人民币国际化,至少有两个好处,第一降低通胀的压力,因为人民币外流,第二个争取发钞的努力。所以人民币出口的速度还会加强,金融机构也在海外确保有红利,就可以抓住这些红利,没有的话这个出海对你就是噩耗,有的出海对你就是好处。人民币汇率的拐点问题,很多人认为既然一直升,那么降至会不会一直跌,我觉得是到头了,但跌也未必,可能这个汇率说不定就是合理的汇率。

还有一个行业非常好,环保的问题这个概念是个高层次的行业,首先很多人希望今天政府重视了,我们的环境马上好起来,但是这个其实是不可能的。从经验角度大概整个环保的投入占到GDP的3%的时候,环境就改善了,但问题是咱们一直到2015年才占2%,所以大家如果希望喝干净的水、好的空气的话,估计得2026年左右才有希望平均大概环保的复合增长率在16左右,所以中国第一高增长率的应该是中型企业

另外一个讲讲地产的问题,地产很多人的确觉得它是个危机,个人也是认同的,我觉得未来三五年内应该能看到供求的模式,就是跨越那些长期供不应求的那个点,到达平衡点,平衡点之后可能工业供过于求,这里取决于我们这两年开发商投资者包括政策的制度,需要有7~8年,甚至10年的去的过程。对政府来说要考虑整体还债,所以在新的投入上还要想办法不能用财政的资金,要想办法用社会的资金。所以就是公私合营的方式。从复星来说,我们把自己的房地产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现在希望走的就是把房地产改成一个叫以产促城的蜂巢社区。为每个城市提供一个功能,第二你要证明自己有能力提供功能的话,就得导入一个核心产业,围绕核心产业再导入一些延伸的产业,比如有金融产业的话,直接金融,光直接金融就有27个门类,那你必须要把每个门类的一家两家都招商引资进来,那么还有一些延伸产业。第三个是想办法做产城融合,想办法把工作场所、消费的地方结合,就是产城融合的方式。这样就带来了生活消费者的,再加上很多新多的新产品,再加上衍生品市场,这样就有一万到三四万个岗位,有这样一个就业岗位,这个城市就会有增长。复星现在自己的产业做五类,是健康发展、旅游、文化发展、再加上经济发展。围绕这些蜂巢,我们把自己的投资的企业都变成一种创造资源。

当然最后一点结合互联网的创新,复星也在考虑一些新的问题,自动化利用商业力量,立了互联网来创新业态,今天时间不够,我就不细说了。但是我跟大家讲,其实刚才我们听到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投资的理念其实还有一块就是O2O的问题,比如说像现在第三方支付的最大的前几家,现在有人出资一百亿美元,其实传统金融机构里面有几家公司,第三方规模非常大。金融机构里面单手机支付,除了手机支付还有互联网支付,移动互联,手机支付这一项超过万亿,所以在O2O的领域大家可以看一看,非常值得讨论。

今天跟投资者都讲怎么挣钱的事儿,我看很多口号是非赚不可,那么在做非赚不可之前有一个忠告,投资你用得哪次算对,你要确保每次亏得最少。复星没有一年我们这一年说明星你赚了两百倍的市值没有,我们就是亏得少,每年少亏,然后持续赚,赚个15年、20年,你就是老大。我们现在离老大还有距离。谢谢。

问答:

问:前几年复星曾有机会和上海家化做合作,最后根据媒体报道是因为价格原因,上海家化和平安最终走到了一起,你前面也提到将来复星集团会成为很多国企改革方面的,如果今后再碰到价格希望问题,因为很多项目会有很多竞争者,而且复星作为投资者,将来的打算是怎样?
梁信军:第一,投资者最重要的是机制,如果你自给我自己定了规则,一定要遵守,团队也务必遵守。价格是最最重要的原则。

第二,你应该有全局的眼光去看,同样的化妆品,除了跟家化比较,还要比较海外的东西,告诉大家一个小消息,最近买了一个全球最大火腿的品牌,可以生吃的火腿。我们是它第一大股东,真的不贵。就跟你们说,所以我的意思如果同样你喜欢化妆品,那你在海外也很便宜,然后人家也可以到中国发展,其实我们买的国际公司,在复星的努力下,五年、六年,中国的销售额利润能占全球的30、50,你也搞不清楚它究竟是中国公司,海外公司。

家化的问题,今天很早讲过的,复星的策略叫善用,当时是葛总把我们劝退的。经理人不喜欢,大股东不喜欢就不做,那么就简单了。今后在国企改制里我还是一样,会严守价钱,价钱立足于之前的保护价,第二你要看它的成长,第三个让大家都同意的条件。这三者是非常重要的。

问:知和行的投资领域怎么考虑?
梁信军: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有很多人基本上是跟着趋势走,当市场说什么东西好,市场现在说互联网好,他是一门心思去想互联网很好,市场现在是制造业不行,他就完全相信,市场说离开大宗商品,他就不投了。这个是毫无疑问有问题,之所以刚才花那么多时间跟大家讲未来的十年,你不需要了解十年后但是你起码要知道大概一两年后会发生什么,我认为你在一两年后要发生什么要提早布局。举个例子养老问题,养老的问题三年前就提出来了,合资做的一个公司调研了一年半,在2012年年底、2013年年初我们合资的,经过了一年,原来认为这个项目要亏三年,现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养老一年半就挣钱了,但是整个布局是三年前就开始布的,我对这套模式已经非常清晰。顺便讲一下中国国内现在大多数的养老模式都是错的,那么我觉得再看两三年这些产品的过程,这个产能跟中国的养老需求是毫无关系。因为没有调研,你就是人云亦云,看到人家买了,你就去买,所以第一个问题知行合一,你得坚定的相信自己,然后要坚持。

第二个所谓相信自己,你要知道比别人好。我举一个例子说一下白酒的问题,很多人说可以买,有的人说还会跌,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今天在座的有很多分析师。如果有分析师想你推荐说复星值得买的话,他可能是一个人一天时间调研,就写了一个报告,告诉你你就去买,你说是他傻还是你傻。我跟你说如果我们调查一个白酒的品种,大概要花多少时间,我们公司团队的几个人至少16个星期,一般来说20个星期,调研2年零6个月,为了买这个品牌,你可能被迫调查其他的几个品牌。所以你花了六七百万,两年六个月的时间,最后得出的结论,当然你会错过这个机会,说白酒又涨回来了,过两天它又会跌,所以酒喝掉的才是销售,如果没喝掉,存在我家里,如果村系在经销商手里,知行合一真的你是要知道的比别人多,知道的比别人多的方法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花钱,如果指望传闻来赚钱是非常可笑的,最重要的还是具体面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