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创业一年

Sun, 08 Jun 2014 09:53:07 GMT

从辞职创业开始快一年了。一直都有进步,进步一直很慢。随便说几句真实的想法。

第一个就是创业这件事,结婚生孩子之前做,和结婚生孩子之后做,那是完全不同的做法。

做任何一件事想成为专家都大概要一万个小时,创业也不例外,里面有有规律性的东西,绝对不是看书或者听别人说就能领会的,就是以前在大公司工作的经验都不能直接转化过来。时间投入不到,别指望有捷径。年轻人可以一周7天,一天工作16个小时,有家庭一周5天,一天能工作8个小时就很不错了,你工作的每一分钟都是从老婆孩子那里借来的。所以对中年大叔,年轻的竞争对手比你时间投入至少多一倍,怎么和他们竞争?这个就要想好怎么做那些即使对手多花一倍时间也不容易做好的事情,那些他们不理解或者不重视的问题。

创始人至少要爱自己的产品,要是自己产品的铁杆用户。Facebook, Twitter, Pinterest,都是打上它创始人的深刻烙印。这其实是大叔的优势,因为年轻人无法理解大叔大妈的一些痛苦,而且这些痛苦和年轻人的痛苦持续时间不一样,年轻人的痛苦十年就过去了,大叔大妈的痛苦可以持续三十年。年轻的创业者觉得很酷的东西,他会很投入去做的事,对其他的人群可能毫无意义。但是世界上其实是大叔大妈多,不酷的东西多。这些东西年轻的创业者很难从内心理解——当然,世界上总是有天才的例外。

第二是耳朵根子的软硬

创业,也许其他的事也一样,就是你每天都会收到矛盾的信息。基本上每一个事,每一个决策,都有不同的声音。当然,这是好事,如果听到的全都是一个声音,请立即停止,回去好好上班。

那怎么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呢?大概没有办法。准确得说,没有普适的办法。这么说吧,每个人每天听到的90%说法是放屁,每个说法对90%的人也是放屁。但是这就是每天去看科技媒体,参加研讨班,花钱听讲座,你听到的东西。包括我自己这句在内。

并不总是说错话的人水平低(尽管是常见的,特别是在媒体上)或者存心欺骗,而是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说一个人的成功经验就能套到另一个人身上的。越是特别成功的人,他说的话和你关系越小,没什么参考价值,因为他跟你具体情况差别太大了。那些大V的话最后能利用的,大概只有一些鸡汤,励一下志。

比如雷军说创业就是要融很多的钱。但Twine CEO Nova Spivak在总结失败教训的时候,就说最大的错误是融了太多钱。两边都有道理,你听谁的?雷军本身资本雄厚,驾驭得住钱,钱当然多多益善。那些分不清好钱和坏钱的,盲目发展的,不能驾驭钱反而被钱驾驭,那融资说不定是灾难。前两天看到另一条新闻,说是某某创业失败被投资人暴打了一顿。所以说钱不能被驾驭的时候,伤害不仅是精神的,也可能时肉体的,钱越多伤害越大。

其他方面也一样,比如找合伙人,怎么分配股份,怎么招员工,怎么做项目,技术,市场,营销,人事,后勤,无时无刻都有矛盾的建议进来,到底听谁的?其实这可能就是创业最刺激的地方,因为你不知道正确答案。

我觉得这事一定不能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没有什么人的成功经验能套在自己身上。每个人的性格,投胎,老婆/老公,学历,经历,等等一切都不一样,不要相信“我的成功可以复制”这种鸡(fang)汤(pi)。就算一样,你的合伙人和他的合伙人也不一样。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情况是什么,自己的优势劣势是什么——当然,这个想是在做中总结,并不是开始的时候拿张纸列个表这么简单。

要说真有什么普世真理,我觉得唯有“实事求是”。什么精益创业啊,什么创新者的解答啊,什么从好到伟大啊,这些方法论,骨子里就是矛盾论,实践论,讲的是如何在实践中发现真理。创业这件事就像搞敌后根据地,要多交流经验,但是一定不能教条主义,要一切从当地的实情出发。不多说了,都是废话,普世嘛。

重申一下,本段说的对90%的人其实是放屁,不适用的

第三是创业如穿越

我们两个合作人都是从学校里出来,一路博士壮士烈士读出来,以前在企业里工作也是做研发。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劣势。

刚开始有创业想法的时候,有人说,你以前做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做一个用户需要的东西。这句话符合上面那两条90%定律。创业就是要拼自己的长处,不是拼自己的短处。不发挥自己的优势去迎合市场,市场上有那么多比你更了解用户需求的人,怎么竞争?所以我们的优势,是语义网,知识管理,开放数据互联,加一点搜索和机器学习,在学术界里算是圈子里的人,脸皮厚一点可以利用的资源还有一些。放弃这些人脉做另一个领域并不合算。

但是我们做的领域,面向终端用户来做,以前基本没有做成的。前面血流成河死掉这么多前辈,我们想走出一条新路到底要怎么走?从2011年我们就在想这个问题(从开“语义噪声”这个博客开始),到了2013年年中,终于觉得有一个基本的路线图了,技术储备也差不多了,就出来干了。

出来干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走的是一条高风险的路,从技术到市场全是未经验证的。但是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开放数据互联是历史大势——尽管大多数人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前人的经验积累的足够多了,关键是怎么消化这些经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分析了上百个例子。我们两个搬到一起第一次开会,就问对方:你有没有信心用十年干掉Google?两个人都觉得有。好吧,取法乎上,这就是值得干的事。

所以我们要搞的是一个慢热的公司,可能要干上十年八年才能成功,中间可能会经历经济危机和泡沫的破灭,我们需要的是怎么设计好中间步骤,bootstrap,不在中间饿死。我们都爱看《宰执天下》这个小说,因为它讲的就是一个穿越者如何实事求是,循序渐进。十年时间,其实也不长。作为穿越者,要先活下来,然后用自己的知识去改造世界。

这过去的一年,又分为两个阶段。头六个月是从想法变成工程,后六个月是想办法把工程变成生意。这两个转变其实也都是挺痛苦的,要克服臭学究和工程师的一些毛病。有人也和我说,如果你觉得编程很愉快,那可能你是在搞一个爱好,不是在建一个生意。我觉得说得很到位。

by BAO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