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创业,速度是关键对不对?但是大家忘掉一个东西,想的深度,实际上才是绝对速度。”

Tue, 29 Apr 2014 20:25:59 GMT

 **王强**的一句话很打动我,他说:**“创业,速度是关键对不对?但是大家忘掉一个东西,想的深度,实际上才是绝对速度。”****(我:追求****速度是在努力,而思考才是在做选择!)**看来他的“真格基金企业灵魂研究院院长”并非徒有虚名。现下世间之流匆匆,伴随着技术革命而来的信息、物质、噪音满溢出来,我们应该追寻的究竟是什么? 36氪:我们这期WISE Talk的主题是“世界在发生什么”,我觉得如果不回溯过去,很难和今天形成一种对比感。所以说说先当时你们创业的情景吧,那时候创业的出发点是什么? 王强:我们当时就是为了 money。你现在要问问柳传志,说他当年下海,骑三轮车倒货,是为了要买 IBM?那简直是瞎扯。或者说 96 年我们回来,是为了改变中国学生的命运,也是瞎扯。We just want to make some money。因为那个时候日子太苦了,我在北大当英语系讲师,一个月工资 120 块钱,可乐一听 5 块钱,如果我只喝可乐,20 听可乐喝下去这个月就没钱了…… 王强:不是活不下去,我们是可以活下去,但是不是能够做得更好点、更舒服点?可能可以再买 10 听可乐,能出国旅行一下。当年那一代基本是这样,是生活现实的所迫,做出改变现状的决定。 36氪:那在现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你觉得大家创业的动机发生了什么变化? 王强:从被动变为主动了。 36氪:除此之外呢? 王强:大环境完全不一样了,法制、投资、人才、经济的环境。比如从法律来看,现在从注册公司到搭建 VIE 结构,都已经是 commonsense 了,过去都很费劲的。再比如投资的环境变了,甚至天使投资已经变成中国投资界非常时尚的一种方式了。 最重要的,**我觉得创业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了。这个生活方式暗含着说,中国创业者第一次诞生对失败率的容忍,这种潜意识。**不必像当年我们需要斤斤计较地算,万一三年我做不成我怎么办?比如我们投格灵深瞳的赵勇,他当时就想现在我什么做不成?Google 几十万的薪水不要了,小平老师答应给我投几十万,why not?那我就去了。回国当天晚上住小平老师家里,其他基金说不投了,so what?我反正已经来了,只要小平老师你给我投就行。**当他把创业当成生活方式做的时候,赢输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36氪:刚刚我们说的是外部环境的变化,但我最近一直对一个问题很好奇——从原来的互联网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信息的传播也越来越快,我们每天看很多散布在网络上的文章,还有移动端上自媒体的内容,但这些都是现代的信息。而你当时在北大教书,接触的好像更多都是学识上的内容,比如古文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我们现代人不大知道的,你觉得这个变化对今天创业者的素质会有什么影响吗? 王强:我们这一代老人和新人的区别是,由于我们当时没有特别新的东西,所以我们看似不得不沉浸在人类千百年来积淀的陈旧的东西里。但是,有一个东西,**文明——作为一个大的整体来说,它的改变是十分微弱的。尽管在技术上,我们看到飞速的发展,但是如果你再往远看,整个人类千百年来往前的运动是像板块一样,很缓慢的。(我:为什么?因为人脑的生理速度?社会信息传播速度?)** **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如果他不追溯那些真正深入人性的、行之有效的东西,他在千变万化的现实中,还是很难走下去的。**比如王兴,当时我在红杉开课讲人文方面的东西,他是课课不落地听。你想,他经营的美团网这么大,应该已经是团购领域的 No. 1 了,他哪有那么多时间?但是当时我就每个星期天,从两点讲到七点,中间就一次上厕所时间,一共讲了半年,他都来了。 36氪:所以现在比较成功的创业者都会去追求比较深远的知识吗? 王强:这里分两个东西,一个是为了自己的生命追求,还是为了企业的生命去追求,这是两个东西。那反过来,**当世界千变万化的时候,真正那些聪明的企业家,应该往纵深来沉。因为我不相信,你对历史没有真正研究和体验过的人,会了解现实,不了解现实的人,会创造未来。所有真正能创造未来的,他的表现似乎是从过去直接跳到了今天,像乔布斯、Bill Gates、Google 的 Larry Page,他们像是从 100 年直接跳到了今天。其实不是的,这些人一定是对人类以前的东西全部梳理完了**,就像 Bill Gates 在哈佛辍学,肯定不是因为觉得哎呀老师讲得不行,而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学头,我完全都了解了,对吧? 36氪:那您觉得今天这些创业者,像金刚经什么的都很少接触,这会成为他们的局限吗?导致他只能做到某一个level。 王强:我给你举个例子,四五十年代,芝加哥大学二三十岁的校长出了一套书,**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54 卷,很多专家认为选进来的这五十四卷,**代表着全部西方两千年文明中注释性的东西。包括哈维的血液循环,还有其他文学的、政治学的马基亚维利,然后最后选到了弗洛伊德,这些好像看着和现实没关,但是你知道这套书的第一批购买者是谁?全是美国当年世界级的企业家,都是洛克菲勒、杜邦这批人。**他们当时就飞到芝加哥大学一起去探讨这个东西,探讨弗洛伊德,而不是探讨杜邦的市场什么的。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商业是文明(civilization)的一个表现**,如果你对文明的本质、内在、来龙去脉了解得透的,实际上对商业判断只可能加分不可能减分。换句话说,**当大家都横着看的时候,你纵着看,就是你的竞争力。**这是美国人思维和中国人思维的一个区别,**我觉得美国人思维叫 think ****different****——你这么想,我一定要和你有所区别。** 中国人就觉得,“诶?你这么想挺好的,我也这么想。”所以中国的商业也一样,在美国做商业就不会出现像中国这样惨烈,这儿做一个 Google,明天成千上万的类 Google 出现了。美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旦有一家跑出来,大家就觉得 done,就是说我再去模仿你肯定不可能。 中国人就认为我去模仿你,再搞个水军,再抹黑你一下,说不定我就跑出来了。我觉得这样的企业是做不大的。**所以商业心态,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比起美国的创业者还是不成熟的。** **我们都会说,创业,速度是关键对不对?但是大家忘掉一个东西,想的深度,实际上才是绝对速度。** 36氪:嗯,所以人文的深度很重要。 王强:在我看来,**从思想层次来说,最高的就是人文的思想,凡是牵涉到人的,世界的生命,都要思考。接下来才是科学思想,科学就是能实证地去验证一些东西,然后科学思想再往下才是技术思维,在技术思维里看看哪些是能和现实生活挂在一起的,能够有商业直接价值的,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市场上的科技产品。** 像当年乔布斯,他登上时代周刊的时候,时代周刊给了他一个什么称呼?——iGod!在基督教社会称之为 iGod,是多高的评价?那他为什么叫 iGod,因为 iGod 是世界都可以是他自己创造的。所以你看佛经谈佛开悟的时候,他的眼睛叫法眼,法眼就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各种界,众生界,他都能一目了然。 36氪:**那如果现在让你往远处看,你会看到些什么趋势?** 王强:**你们老谈趋势,其实这个趋势几十年前中国人的汉语翻译不已经告诉你们了吗?**比如 computer 这个词,如果从字面来理解,只能翻译成计算机,因为它完成计算功能。但是中国当年虽然落后,却一下就翻译成了**“电脑”**。仔细在这两个字上多想想——**从工业革命开始,我们的四肢被解放出来,有各种工具可以替代劳作,那时人身上唯一一个没有得到解放的器官,就是大脑。** **所以如果说工业革命是伸展了人的四肢的话,那这次互联网就是释放了人的头脑——大脑从传统的储存功能,变得没用了**,你老俞再会背字典,我给你一个 chip 灌输进去,一辈子四十万单词量就在那儿,你 google 眼镜带上,将来看你眼神你想要什么我马上送给你。大脑作为储存器就再也没用了,**这个没用不是对大脑的背叛,恰恰是对大脑的释放。** **人的大脑将来是干什么的呢?这就是人文给我的思考。**